通訊

2015年05月通訊: 生命教育分享糸列(十二下)你可原諒我嗎?

文:劉佩玲 當晚,又是個無眠的夜,躺在獨居的?房內,阿彤反覆地追問自己,何以這「你可原諒我嗎?」的短句總盤旋在腦海裏揮之不去?這句話是指向誰而說的?是 …

通訊

2015年04月通訊: 生命教育分享糸列(十二上)你可原諒我嗎?

十九歲的阿彤和眾多的少年人一樣,愛穿人字拖、背心和短褲;然而,有別於她所有的朋輩,她的出生證明文件裏卻沒記上父親的姓氏與名字。雖在不少人的眼中,她是個 …

通訊

2015年03月通訊: 生命教育分享糸列(十一)久病床前……

病室裏最教人不願見到的就是:來訪者非但與病者沒任何言語、眼目或身體上的互動,且還遠距離地站在床腳邊,藉與同訪者閒聊、看手機、閱報刊、甚或走離病床數米以 …

通訊

2015年02月通訊: 生命教育分享糸列(十)—— 她

她,是位賢妻、良母、孝女;此外,她還是護生口中的好老師、是筆者心中景仰的好同儕。但癌腫卻於十多年前把她帶走了。 方踏出會議室的那個黃昏,迎面而來的同儕 …

通訊

2015年01月通訊: 生命教育分享糸列(九)- 尚活的生命

臨終處境是個足以讓人看透的地方;然而,從事健康或社康護理工作(health visiting or community nursing)的同儕儘會承認 …

通訊

2014年12月通訊: 生命教育分享糸列(八)- 幸好我還是留下來

多年前,長居海外的友人突然回港;甫踏入機場大樓的她,隨即透過投幣電話機向筆者炮彈連轟地吐:「他們著我接受為老大擔幡買水的安排,勸我也要和他們共同披白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