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

2012年12月通訊: 傷口護理 Hole vs Whole

記得在大學修讀護理課程時,於臨床實習中第一次看到黃黃黑黑、深到見骨而且充滿惡臭的壓瘡,我當時第一下反應是看得目瞪口呆,心中非常震撼,猶如置身於《德州電 …

通訊

2012年12月通訊: 透析前講座的一點分享 – 北區腎科透析中心

「其實我真的感覺不到任何不適,只是有點疲倦,行上樓有點氣喘而已」。張伯眼中盡是疑惑。 「我爸每一次看完醫生,都說沒有甚麼問題,只是腎弱,為甚麼突然對我 …

通訊

2012年11月通訊: 誰去照顧他們

記者: Kat     受訪者: Natalie Kat: Natalie,知道你護理學士畢業後不久就報讀了精神科護理學士課程,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下箇中 …

通訊

2012年11月通訊: 腦地方

Glasgow Coma Scale ( GCS ) 格拉斯哥昏迷指數,相信大家不會陌生。而這更是我們日常必做的程序。讀書時,我們遇到或練習的總是情況 …

通訊

2012年10月通訊: 生死一線 ICU

  「噹……噹……」 「嘟嘟… 嘟嘟……」 「咇咇…… 咇咇……」 每一個任職於深切治療部(ICU)的護士,總不會對以上ICU獨有的聲音感到陌生,或許 …

通訊

2012年10月通訊: 點滴體會‧小城急症室

我畢業後第一個工作的部門是急症室。因著我工作的醫院並不是聯網中的「龍頭大醫院」,急症室不算大,也不像「龍頭大醫院」經常接收到大型事故的傷病者,所以曾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