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命?
究竟上主在我身上的召命和旨意是甚麼呢?
上主召喚我成為宣教士嗎?
究竟宣教工場是怎樣的?

這些問題一直在我腦海中浮現。於是我展開了尋找召命的路——這就是2016年柬埔寨跨文化體驗。

上主召喚我成為宣教士嗎?

我在2000年信主,2007年在一個宣教年會中被感動,希望成為主的工人使更多未得之民儘早得著福音。
從那時起,我跟一班志同道合弟兄姊妹一起認識宣教,尋問主的旨意,亦參與過不同形式的短宣服侍。可是這三年總是感到上主並非呼召我成為宣教士,我討厭身處在不確定中的狀態。這是我要學習的功課嗎?

關俊棠神父的《心靈教育》反思文集有一段文字正好說明了我的狀況:

「召命/志業是個人最深的喜悅與世界最深的需求接軌之處。一個人如果始終不知道自己的召命所在,就很難為自己設一個生活的方向,也無從作出一個相應的生活規劃。我得先聽生命告訴我:『我是甚麼人』,我才能告訴生命:『我要怎樣過』。我得先傾聽和跟隨在存在於我的本質中的真理和價值,就是那些如果我要過的生活是屬於我的生活,就不得不實踐的標準。」

然後我再問我自己:是上主呼召我還是因為宣教士的光環和可以得到別人的肯定而想成為宣教士呢?我必須對自己和上主坦白!

「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裡面有什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篇第139篇23-24節)「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章5-6節)

上主啊!指引我道路!鑒察我心思意念!

2014年展開柬埔寨尋找召命之路,與差會和宣教士保持溝通,向醫院申請假期。終於我可以在2016年出發參與柬埔寨三個星期跨文化體驗。

究竟宣教工場是怎樣的?

到達柬埔寨後,第一個星期跟隨一個在金邊做學生工作的宣教士,第二和第三個星期跟隨在暹粒做醫療服侍的醫生護士宣教士夫婦。體驗宣教士的生活和親身觀察前線的宣教士和工場,在當中尋問上主心意和自己對宣教的想法。懷著三個問題開展這次的跨文化體驗,他們分別是:宣教士是怎樣的?宣教工場是怎樣的?我的召命是甚麼?

在香港跟弟兄姊妹開組時,我們開讀書組、專題小組和邀請回港述職宣教士分享。這些聚會幫助我跟同路人更明白宣教是甚麼一回事,同時也會對宣教有很多幻想,這趟行程期望拉近幻想跟現實的距離。

與宣教士生活了三個星期,他們教導了我很多。宣教士本身的生命素質很重要。因為在一個跨文化和支援系統比較不理想的環境,宣教士如何面對逆境、孤單、繁忙、疾病和沮喪,這跟宣教士的生命素質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宣教士跟同工、差會後勤和工場對象的溝通和協調需要智慧、心力和極大耐性。宣教士告訴我在宣教工場上宣教士的生命素質比事工更加重要。

繁忙的生活模式幾乎是每個香港人難以避免的。即使在海外的香港宣教士也如是,於是在事工中如何取捨,如何時常提醒自己當初的召命和平衡工作與生活並不容易。宣教士原來也是一個人!對我來說,原來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發現。經歷了一個星期的忙碌,宣教士跟我說她一定要安排時間去游泳。結果我有一個下午跟隨宣教士去做運動和游泳,舒緩壓力和為自己尋找喘息的機會。在暹粒的宣教士會在每星期的日程裡為自己預留休息退修的一日。他們稱此為宣教士生涯「保命」!我時常幻想宣教士好像「心口有個勇字,一味地衝!」這也提醒了我:無論我們在甚麼處境也要學像耶穌預留時間退到曠野,與上主保持溝通才是最重要的,我們並不是一個人一味地衝,要學懂「保命」!

生活就是宣教

生活就是宣教,正如宣教士的生命素質一樣重要!除了事工外,宣教士在地的生活也是宣教的一種!宣教士如何與鄰居和當地人相處,到市場買菜煮飯,邀請別人到家中作客,建立關係,旁人一一看在眼裡,這些就是宣教士的生活見證。而這些就是最有說服力的宣教。在柬埔寨宣教士身上我看到很美麗的見證!
宣教士出席當地人的聚會場合時,時常在車上預備了醫療診症裝備,因為在任何場合也會有人受傷或詢問病情,宣教士的醫生護士身份是24小時伴隨的,他們需要隨時回應不同人的需求。他們的異象是作為橋樑,拉近當地醫護跟病患之間的距離。

他們會作醫生進修培訓讓專業更明白病患的需要,向不同年級的學生舉辦健康教育課程提高當地人的健康知識,同時會定期在教會作醫療諮詢,親身示範醫患之間平等的溝通是可行的。我感到很困惑如何能照顧服侍對象如此大差別的教育水平和年齡層,他們表示作為宣教士需要有很大的謙卑彈性。同時也要時刻銘記自己的召命異象,所以有智慧地選揀接受哪些邀請發展事工服侍。

在前線宣教工場,宣教士並不可以「心口只有一個勇字」,胡亂衝撞!必須接受差會的工場培訓和配合差會的策略安排調配。宣教士告訴我他們好比前方打仗的一隻小兵卒,差會是後方的軍師,因此必須保持緊密聯繫。毫無疑問成就這一切的必然是與我們同在的上主。去到一個跨文化處境,我們必須知己知彼!我們要了解當地的文化、社會現況、工藝、歷史、語言和醫療系統。我在柬埔寨參觀了波爾布特博物館、吳哥窟、醫院、學校、學習中心、教會、孤兒院、菜市場、遊客夜市區、絲綢工場和肥皂工場,當然不少得探訪當地家庭。

為了增加與當地人的交流機會,宣教士每天教我三句高棉語,三個星期累積下來,再加上與當地人交流中學到的簡單句子,我很興奮地能用簡單高棉語與人打開話匣子。其中有一幕非常難忘,有一個當地牧者知道我能用簡單高棉語,他感到很受尊重和興奮。於是,他興高彩烈地邀請我到他家作客,我們還有很深入的交流。這亦是第一次因為被欣賞而到牧者家與他的家人聚餐,品嘗師母的柬埔寨人家常便飯。

在宣教工場上,與人建立關係非常重要。宣教士需要抓緊機會與身邊的人聯繫,認識他們。差遣人的主必然賜予足夠的愛心和智慧,我們祈求就必然得著。在地宣教士非常熟悉他們的服侍對象,因此短宣隊到達工場後跟宣教士保持緊密溝通,這樣更能配合事工長遠發展。

裝備自己隨時服事

整個跨文化體驗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到達暹粒後要參與一個祝福當地師母順利生產的聚會。我竟然被主人家邀請為師母按手祝福祈禱!我當時難以相信!當時為師母按手祈禱的都是一些有份量的人,而我只是剛到埗的某某人。原來因為我是助產士,而我這助產士的身份對於她生產順利有極大幫助!噢!主啊,祢是否正回應我尋找召命身份的渴求?上主,請給我連貫持續的感動!我從來沒有意識到原來自己助產士的身份是如此重要。聚會後,我在師母簡陋的處所為她作腹部檢查和產科諮詢,這次的經驗真是非常特別!

在另一場合,當我介紹完自己是助產士後,就被一對韓國宣教士邀請為他們在當地的學習中心舉辦一次產科講座,因為剛好他們的學習中心有一個孕婦。我樂意接受這個邀請同時亦感恩上主讓我有機會服侍孕產婦。準備講座其間,我更明白當地孕產婦的需要,風俗和他們的學習模式,更能體會宣教士的不容易。感謝父神,讓我能享受教學祝福人。

在醫療諮詢中,我護士的身份也可以發揮而服侍當地人。因著我註冊香薰治療師的專業,我有機會服侍宣教士和當地有需要的朋友。在準備這趟行程時,從沒有想到我的普通話、查經和煮飯也能有用派上用場的時候。這讓我體會到裝備自己是隨時的,不是到需要使用時才去裝備自己。只要我們願意,服侍的機會多不勝數!

原來我已經擁有而不自知馬德望牧者為我起了一個柬埔寨的名字叫做Brangbye(音), 意思是 「開心果」。他說我為人帶來喜樂,所以給我起這個名字。我感到很驚喜,原來我的存在能夠祝福以致他主動給了我這個名字。同時也讓我回想起數年前非洲服侍時,當地人也給我起了一個名字叫做LERATO,意思是愛,因為我帶給他們有愛。我當時很受鼓勵和感動,喜樂和愛正正是我所缺乏的!我時常祈求上主賜予我的,原來我已經擁有而不自知。

感謝主透過當地牧者意外地為我起名而提醒我。盧雲曾經在《愛勝過恐懼》這樣說:

「聖靈所結的果子——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慈祥、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五22-23)——不能只受限於人與人的互動關係。聖靈果子的影響範圍遠遠超越朋友、家庭和社群的小團體。果子本身蘊含遍及全球的動力,稱之為宣教。一如真正的親密必然帶來合一,豐盛則必然帶來宣教。」

我從小就很想得到別人的肯定和注視,因此我喜歡透過做很多事情(Doing)去證明自己的價值。

感謝主不斷醫治和親自肯定我!在工場上,宣教士示範了一個很好的榜樣,他如何與當地牧者一起,透過傾聽對方的想法去支持對方(Being)。這亦提醒我可否單單因為存在而感到安然?可否單單因為我是我,因為我無論在任何境況仍然是蒙上主所愛而安然?

回香港前一晚,我坐車由馬德望回程暹粒,正當沉思如何總結我的跨文化之旅時,天空上出現了一團很大心型的雲。我當時非常感動!主,祢深知道我!我的心很安然穩妥!我不用做甚麼去證明自己,我是主所深愛的!我只需要單單成為蒙祂所愛的女兒!我們蒙上帝所愛,不因為我們做了甚麼,而是因為我們是誰–這身份是上帝告訴我們的;如此,我們就能定意愛人,像上帝愛我們一樣。當我們以上帝的愛去愛、按上帝心意服事。

「要做甚麼?」和「要服事誰?」的答案就變得不大相同。《心靈教育》反思文集–關俊棠神父

回應呼召

我相信自己回應呼召是懷著一顆真摯和願意的心,之後以開放的心展開尋找召命之路,而最後是上帝親自揀選適合的工人。聖經如此說:「 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裡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祂看見許多的人, 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難,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對門徒說:

「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太九35-38)

這條尋找召命之路應如何走下去呢?召命是由上而來,自然應當繼續求問在上者!這條路走下去並不孤單,我們有同路人和有一整個團隊同行。每個人的領受不同,但是我相信上主給予每個人有獨特的召命!願與人同行的恩慈者賜福予你!

文: Kathy Wu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