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二月十四日早上,是星期六。本來應該是平靜的早更,急症室突然的來電令一切改變了。

「 CCU ,麻煩收位 60 歲女士,叫李 XX , STEMI ,宜家 15 分, CXR 無異常,你地 on-call 睇左,俾緊 TNK,心口仲有 d 痛, BP Pulse borderline, 有屋企人陪住。」
「 Ok, 給我們 5 分鐘準備。」

因為全場已爆滿,我們需要一些時間準備空房及調動人手。

這位中等體型的女士甫到病房,5位同事為她安排過「過床」時仍然清醒,但聲線很柔弱……

「小姐叫咩名?」
「李 XX 」
「心口還痛嗎?」
「好痛……」
「指唔指到邊到痛、痛到邊?」

她合作地、慢慢地指著,雙手還有點力,同時我們正急速地為她量度各項維生指數……當值醫生和護士主管向病房門外的家人簡短地說了概況後,亦已在場……

「 BP 85/50, Pulse 90, saturation 95%, PEARL, TNK 仲有 15 分鐘落完」
「準備 bedside echo, 開埋 dopamine, 跟住 set A-line, 插 Foley ……先俾多條 gel, 500ml full rate ……」

幾位同事各就各位,正以極速完成著這一切……

「 BP 跌多左、 80/45, Pulse110 ……」
「 Call on-call cardiologist, 可能要 IABP, 加埋 noradrenaline infusion ……」
「 Ok ……李 XX, 心口痛有冇少左」
「差唔多……」她的聲音顯得更微弱。

上了藥,血壓一直沒有甚麼變化……
突然間,這位女士悶叫一聲,意識和維生指數都轉變了……

 「李 XX, 李 XX …… BP 50/30, Pulse 30 ……」
「開始 CPR, 準備插喉,主管請你先同家人講講情況」

頃刻間,一切就像停頓在那一秒鐘;我們做了所有急救可以做的事,但這位女士已迴天乏術。


心臟科醫生事後再做多次心臟超聲波檢查,發現停頓了的心臟外明顯有包血,很大機會是急性心臟病發引致的心肌破裂,當然確定的死因要轉介至法醫來定奪。

急救的尾段我們才讓家人入病房見她一面。對於家屬而言,一切都彷如晴天的霹靂一般,都是突然而殘酷的事實。這位女士的丈夫呆在床邊,沒有發出絲毫聲音之餘,也沒有流下一滴男兒淚;兩個兒子顯得相對激動,嚎啕大哭著……

「唔係呀……唔係呀……」
「你們做過咩?點解會這樣呀?……她剛才進來時還清醒的呀?」
「媽,你聽到嗎…… 你醒……,唔好就咁走……你仲未睇到個孫出世……仲未好好享福……你快點醒啦……媽……」
「你尋晚還煮飯給我們食,點解依家會咁呀……」
「你平時都無咩病痛,無理由咁突然……醫生,你地幫下佢喇……」

良久,我們試著解釋這一切,也給時間讓他們陪著,而這位丈夫最終也欲哭無淚地喊道:

「唔係呀……你一句都無留低俾我……就咁走左……我點算呀……我真係接受唔到……」

言談間我們知道他們一家都是基層,李女士一直刻盡己職、辛勤工作和照顧一家上下,從不請病假,也很少放假。本來計劃今年退休,享受一下天倫之樂,但現在卻已沒有機會了。

那時我們可以安慰的說話實在有限,當值的院牧也已到達陪伴著家人,但對於這位丈夫的痛苦,我們實在有心無力。

那刻我們讓院牧陪伴著他們,然後為李女士的遺體作出最後護理。我們也給他們足夠的時間陪著李女士,還有一些必要的文件也解釋了,但都不能改變他們那沉重的心情。他的丈夫到最後也只是搖著頭說:

「你一句都無同我講就走左……我永遠都接受唔到!」

在情人節的這一天面對伴侶的離逝,實在叫人難以言宣!作為護士,我們經常都接觸死亡,而且它本身也像賊一般,在毫無先兆的情況下出現。這樣生死相隔的故事每天都發生著,對有信仰的人來說,可以有很多思量和反問,但對沒有信仰的人,對這樣的「苦難」、「殘酷的事實」,更容易引致埋怨及憤恨的情緒。

另外伴侶離世,令人肝腸寸斷,沒有經歷過的人很難明白箇中痛苦,況且喪偶之痛實在是人生最難面對的痛之一,是壓力量表的第一位,所以求神給我們智慧的心去應對這些突如其來的人生大事。


信仰反思 :

這位病人的死亡,引起我對信仰的一些反思。作為基督徒護士的我們應該怎樣去看生命、平安和苦難呢?
我們又應該怎樣有智慧地去安排神所賜給我們的時間呢?以下是我一些的分享:

生命是甚麼呢?

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甚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 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也可以做這事,或做那事。」(雅各書四14-15)

我們難以完全掌控自己的前途,對自己的生命無法自主。因此,我們必須完全倚靠賜生命的神。生命並不操縱在我們的手中,『活著』就是神的恩典,所以我們應當抓住每一刻『活著』的時間,珍惜使用。要知道,對於我們所「能作」和「不能作」的事,我們其實沒有十分的把握,只有神掌管我們生活的軌道。人的本質就是這樣,沒有甚麼把握,只有神是永恆可靠的。其實,明天自己的生命如何,人無法預知。我們的生命是很脆弱的,或許明天我們就不再生存。生命乃是一片雲霧,變幻無常,極其短暫。我們應該要好好運用今天,因為今天乃是神賜給我們的禮物。

真正的平安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十四27)

當日主離開這世界時,留給我們一些安慰的說話,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基督的平安」。「基督的平安」是內在的平安,全然不受外界環境影響。世人的平安是會隨著境遇而改變的,不能持久。或許今天你擁有很多財富,可能會帶給你一些安全感,但當你遇到生命受威脅的情況,例如:絕症、天災人禍等等,財富也不能用來換取生命。只有得著「基督的平安」,心裡就不再憂愁,也不再膽怯。主的同在,乃是真正平安的根基和確據。我們惟有在基督裏面,才能有真正的平安。

苦難

你們在我裏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十六33)

主並沒有應許信徒可以免除苦難,信徒在世上的苦難,有如產婦生產時的陣痛。當嬰兒出世之後,產婦望見初生嬰兒的喜樂,就會忘記先前的陣痛。同樣,信徒經歷苦難之後,到了苦盡甘來的時候,就忘記先前的苦難。苦難就好像是從憂愁到喜樂的過渡。所以,我們可以放心,因為復活的主得勝了。
因此我們靠著主的力量,不但能勝過苦難,並且能夠從苦難中得著磨練和成長。

數算自己的日子

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諸山未曾生出,地與世界你未曾造成,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你使人歸於塵土,說:你們世人要歸回。在你看來,千年如已過的昨日,又如夜間的一更。你叫他們如水沖去;他們如睡一覺。早晨,他們如生長的草,早晨發芽生長,晚上割下枯乾。我們因你的怒氣而消滅,因你的忿怒而驚惶。你將我們的罪孽擺在你面前,將我們的隱惡擺在你面光之中。我們經過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我們度盡的年歲好像一聲歎息。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誰曉得你怒氣的權勢?誰按?你該受的敬畏曉得你的忿怒呢?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智慧的心。求你使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詩篇 九十1-12, 14)

當我們年輕的時候,好像覺得死亡離開我們很遠。然而,詩篇的作者卻告訴我們,無論現在你是多大的年紀,如果要得智慧的心,就必須開始數算自己存活的日子。作為基督徒,就是要確定我們每日的生活,要跟從主耶穌的樣式,這樣才能期望我們這一生沒有虛度。因為人生短暫,求主幫助我們有智慧地安排時間,為主而活。

總結

基督徒與世人一樣會經歷苦難,但是彼此之間的反應,卻有天淵之別。因為我們可以有「基督的平安」,靠著復活的主去勝過一切的苦難。我們在世只是寄居的,就當存敬畏的心,數算自己在世的日子,有智慧地度過在世寄居的日子。

文:KK


冷知識:

二零一四年,心臟病的住院病人出院次數及住院病人死亡人數共約79900人次,而因心臟病而死亡的登記死亡人數有6405人。心臟病在香港最常見的致命疾病中居第三位,因此病而死亡者佔二零一四年總死亡人數約14.0% (http://www.chp.gov.hk/tc/content/9/25/57.html)

■ 定義:依據世界衛生組織定義ST 波段升高之急性心肌梗塞為(下列三種情形中,出現二種以上):

# 缺血性胸痛:
# 心電圖呈現一序列的變化;
# 心肌酵素的上升及下降T 波段升高之急性心肌梗塞。
患者在發作六小時內就醫的死亡率為6%,八小時內的死亡率為7%,十二小時內就醫的死亡率為8%,發作超過十二小時以後才就醫,死亡率達百分之16%。

■ 原因:發生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冠狀動脈內壁粥狀硬化形成的硬塊破裂,使得大量血栓形成,並迅速阻塞血流,造成心肌細胞缺氧,所以當心臟病發作時,必須爭取時效儘快能將血管打通,使得心肌缺氣的傷害降到最低。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