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治療部,顧名思義是一個病情嚴重的病人留醫之地,記得初報到的第一天,叮叮噹噹的響聲此起彼落,實在予人一種卻步的感覺。卻步,不單是因為比病房多的儀器和複雜的工序,更彷彿是個距離生離死別又近一步的地方。誰會想到,在這裡同樣有很多很美的故事?誰會想到,在這裡生命可以同樣美麗?跟大家分享數個故事:

愛,很美

一切來得太突然,三天前身體不適求診,誰會想到會成了這對中年夫婦最後的一次見面。把病情都解釋過後,她也清楚明白丈夫或許不會再醒過來,所以更鼓勵她趁著這個時候,好好把所有心底話都向丈夫講清。看著她花了無數的眼淚和活下去的勇氣,把要說的話都盡訴,『今世多謝你,來世再一起!』她選擇了以這個充滿不捨卻沒帶半點遺憾的聲線、衷心的答謝向丈夫道別,在床邊遞上紙巾,默默站在不遠處的我,學習讓哭泣不只是悲痛地存留。到底愛能夠有多美?

漆黑並不可怕

另一半的不幸,對她太大打擊,不單是他們永不能再相認,更因為還有三個小孩(最大也不過是7歲)和老人家需要獨個兒去照顧。聽她說著,完全感到那份獨力難支的艱難。雖說人總需要生存,不過眼淚仍是揮之不去;對話中得悉病人的親姊姊一直也渴望院牧能一起在床邊與他和太太一起禱告。記得兩個星期前,她婉拒了我的提出。今天,她欣然點頭,所以我更鼓起了勇氣,邀請她一起在床邊禱告,她一直緊握著他的手,誠懇的合上雙眼。這是我第一次,與病友家人禱告。多麼的渴望,他們一家能夠經歷真平安、真盼望和真愛。黑夜總會來,但能夠投入這美麗的畫面,總會發現漆黑其實並不可怕。

人生無常,主恩夠用

食肉菌,害他要靠左膝上截肢手術保命,從同事得悉安排了院牧與他見面談談信仰。然後,我自然地走到他床邊與他聊起天來:他說自己是個很孝順的人,因為要給父母上香,所以認為自己沒法再次回到上帝身邊深切治療的愛(他以往有參與教會聚會);同時因為飲酒和賭博這兩個問題認為自己沒面目見上帝。

『到底,誰才配得去跟隨上帝?』我問到。
『只要你真心和願意,祂隨時歡迎我們與祂連結,這些都不能阻礙我們去找祂』我接著說。

然後,憑自己短短幾年的骨科經驗給他前面漫長的復康路解釋,同時鼓勵他:隨時隨地,特別是感困惑、孤單或難受時,去尋找天父。最後趁午餐送來時邀請他一起作了個感恩的祈禱,盼望他能經歷最大最真的平安和祝福。

不如意事又何止十常八九?不過主恩的確多而又多。

倚靠耶穌,把愛傳流

寒冷的晚上,因老伴確診cancer 而一時間處理不了自己狀態而自殺入院的他,突然把沒有直接照顧過他的我叫到床邊,說了一些經過幾天觀察後對我欣賞和讚許的話。客氣的回應他後,我說全因為我的信仰,還跟他說其實耶穌很好、很愛他,家人也同樣愛他;談過信仰後勉勵他要先好好讓自己康復,然後努力的照顧和陪伴另一半面對,最後邀請他一起禱告,希望他能經歷真平安和福氣;

『親愛的主耶穌……係呀,耶穌真係好好!』一起禱告後他念著。
『往後當你難過、迷惘,甚或是開心時,都可以隨時同耶穌傾談的』我鼓勵他。
『多謝你,我會的了』。
『不用謝,好野(福音)當然要與人分享』。

開心和感恩的是,在他們身體軟弱時能給予幫忙;
開心和感恩的是,能成為鹽和光,不單是因為我有多好,只希望他能把耶穌記住;
開心和感恩的是,還未失落這個目標。在這紛亂世代,更要把愛傳流。

盡力去愛

當兒子彌留之際,老婦人近前來問我說:『我們這決定(withdrawal)是否很殘忍?』 我回答了她我的想法。

『他(兒子)的爸爸上個月才剛離開……』。
『……所以你們更要好好生活……』

我其中說到。

短短的對話讓人很深刻,不過 『白頭人送黑頭人』,我們真能明白那份無奈嗎?每次陪在面對這種突發事的家人旁時,也充滿無力感。不過發現能默默陪在他們身旁,也是我一直珍惜的福份。人生有太多的突然,遠超我們所能計劃、所能想像;所以每一天更應盡力去愛。

老生常談的,原來,最容易被忽略。

從未放棄他

他曾經是個濫藥的青年,是個」亂到九彩」的麻煩病友我也曾經因要連續數個工作天照顧他而生怨言;有天,他突然正常過來,與他有許多對話,又替他洗頭、抓癢和清潔,他努力的說『唔該曬』。今天,多次見他眼泛淚光,我問到他是否在哭,他都一一否認,裝著是呵欠。今晚,眼眶彷彿再留不住眼淚,我問他是否因為覺得對不起父母和家人,他點頭;問到是否願意與我一起禱告時,他不斷點頭。在禱告前後我反複提醒他,父母和天父也從未曾放棄他,也勸勉他要主動表達愛和歉意,和多點禱告,他再次點頭。

當知識和技能不斷增長,越發感受人的有限,這些看似簡單的小事,原來讓人有很大的滿足感;當身邊負能量不斷積聚,誰說不會找到享受的理由?

世界很美,不要放棄

外國人的打招呼方式,成為了我向人鼓勵打氣的方法:曾經這樣鼓勵過一位病友,他曾有自殺的念頭,因為身體所承受的傷痛實在太苦;聆聽,鼓勵,然後我給予他這個手勢,加上微笑說:

『不要放棄,因為世界還是很美;不要放棄,因為上帝從沒有把他遺棄。』

他報以一個微笑,我能感受他心中那份釋懷和盼望。

所以不要輕看每天的微笑、說話和職份,我們同樣渺小,但都很重要。短短數十年的人生,能夠在別人痛苦艱難時陪伴他走過,哪怕是很短的一程也的確更值得回味。我喜歡記下這些快樂和重要的事情,因我不想自己護理路的總結是空白一片;工作雖然忙,但不代表我們只能卻步和無奈;工作忙,同樣可以遇上很多美麗的故事,也同樣可以見證愛的真實。這樣的工作,怎能教人不投入?

文:Yip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