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在facebook分享了少少工作感受,有大學同學估計我工作得很愉快。雖然入讀護理系的時候,已知道護士不會是一份舒適的工作,但成為註冊護士四個月,才開始切實感覺到做護士一點也不容易。當中不乏感到壓力大、憂慮、無奈、疲累、力有不逮、孤單的時候。感恩的是可以從書籍中,別人分享中,病人,甚至天父那裡得到鼓勵和安慰。我相信身為新畢業護士的我們,即使在不同的地方工作,所經歷的會很相近。

我是在急症室工作的新入職護士,對我來說要適應的地方有很多。

首先是輪班的生活。追更通常睡得少,尤其是夜更前後,雖然很累,卻不容易入睡。儘管如此,上班時仍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不能出錯。本來自問不算「醒目」,「爽手」,在疲倦的情況下,再加上有時剛受完同事、家人、病人罵,要保持良好心理質素,要做得「快、靚、正」是很大的挑戰。

身為急症室的女護士,被安排的崗位是觀察病房、借眼、treatment、安排病人入院或出院。有時嘗試入急救房看看熟悉運作,會因為夠人被吩咐出去。曾經一兩次急救房不夠人要進去幫忙,卻會因不熟悉運作惹同事不滿。為此,我和其他新女護士感到無奈。一位資深護士知道我們的擔憂,告訴我們他當年也跟我們一樣沒機會入急救房,但我們可以在自己的崗位,觀察每個病人,將他們的病徵跟醫生在醫療記錄上寫的diagnosis, treatment結合一起看,就這樣累積經驗。如果有機會入急救房一兩分鐘,要把握時間看其他護士怎樣做,記在心中。將來自己就知道如何處理。聽完這段話,一方面慨嘆做護士真的不容易,一方面有點釋然,反省自己的學習態度。

這四個月來禍是有闖過的,連自己也沒想過會犯下這樣的錯。上司問我出事的原因,其實心裡也在問自己相同的問題。明明已經很努力,明明一心想照顧好病人,卻出錯了。可能是自己家中正發生令人傷心無奈的事;可能是精神不夠,時間窘促,干擾多;可能是剛受責罵,心理質素不好。但我知這些都不應該是出錯的藉口。這次病人沒大礙,自己心裡卻難免又自責又無奈,本來是想照顧好病人,卻差點為病人帶來傷害。剛成為護士很想學習更多護理知識,很想觀察更多,細心感受當護士的每個片段。但這事發生後,上班時感到提心吊膽,對自己信心少了,好像單單應付日常工作已精疲力竭。所謂的夢想好像很遙遠。有數次下班後,哭著對天父說:「我真的很累很辛苦,很想放棄。舒服一點不好嗎?為什麼要當護士?我撐不住了。」

但休息過後,發現在這當護士的起點上,祂讓我成長,更認識自己:祂讓我感受到人的軟弱和渺小,沒有事情是我們能掌握的,學習把主權交給祂。

祂讓我漸漸明白何為愛人如己,原來要愛人要先學習愛自己,才能長久。

曾經不願停下來,不願休息,覺得有意義的事就去做。但原來要學習專心在天父託付我的事,例如家庭、工作和學習上擺上最好。

感恩在同事中遇到一些小天使,願意以自身經歷,經驗跟我分享。告訴我這錯誤當是一次經歷。教我不要所有事自己負責,要懂得適當將工作交給助理、工友,才能專心做好自己的工作。示範給我看怎樣與病人,家屬溝通,不要被他們的要求牽著走。讓我知道要學習建立自己的步伐,更有條理,小心慎密,有分析力,懂得團隊合作。另一方面,感恩在找不到渠道宣泄,快撐不住的時候,有家人、朋友願意聽我傾訴。

中學時曾有感動向天父許下承諾。這承諾並不是當護士,但天父讓我成為護士,卻跟當初的感動方向一致。正因如此,即使感到辛苦、膽怯,因有祂同行有動力走下去。看不見前路,但我期待,在順服中更多經歷祂,明白祂的旨意何等美善。我們原是多麼不配與祂同工。「走祂的路」是要擺上,要犧牲,要堅持,卻是何等大的福氣。

最近沒精神的時候,大多用來看書或上facebook。其中對羅乃萱師母一篇文章《器皿》很深刻,節錄如下:

「我們都曾經這樣說過,要成為一件器皿,合乎主用。
於是,我們把自己這件器皿塗上金,鋪上銀,讓它閃亮發光。
於是,我們高興地告訴別人,被選上了,被主使用了。
怎知,生命中颳起了擋不住的大風,器皿破了,散得遍地都是,甚至千瘡百孔。
就在這時候,卻聽到一把溫柔的慈聲在說:上帝要的就是一件破碎的器皿。
因為破碎,我們的老我才被拆毀;因為破碎,我們才知道自己仍是脆弱,每天需要祂的恩典憐憫。
讓我們更明白生命中最終極的追求是:討祂喜悅。」

共勉之!

文:Lydia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7年12月-2018年1月雙月刊: Concert in the Dark

前言: HKNCF 音樂事工部於本年8月份團契舉行一個屬於護士們的音樂會 ‘Concert in The Dark – To live o …

通訊
2017年12月-2018年1月雙月刊: 另類生涯規劃

這些年越來越多人談「生涯規劃」,由以往大學生畢業所涉及的事業規劃,伸延至中小學生的升學籌劃,無不關於對人生的規劃;更甚者,由生育計劃開始,香港人已經心 …

通訊
2017年10-11月雙月刊: 痲瘋復康村探訪

痳瘋病,對我們來說既熟悉又陌生,我們看聖經的時候會看到那些痳瘋病人是如何被排擠,如何被對待。在現今社會,特別在香港,因著我們從小就接種痳瘋的疫苗,要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