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餵哺母乳,我並沒有抱很大的信心。因為聽身邊的同事和朋友分享他們餵哺母乳的經驗,並不是人人成功,所以我知道一定不容易。

  我在伊利沙伯醫院順產,這間醫院一向支持母乳餵哺,我也以最大的努力去嘗試。不幸的是兒子一出世就要在加護病房留醫,令我錯過了餵初乳的黃金機會,不過我也乖乖聽護士的教導,每四小時擠奶一次。可惜奶量不多,加上母子分開,所以兒子一直飲奶粉。

  四五天後我開始上奶,兒子也出院了,不過他不喜歡埋身飲奶,加上他不懂得吸吮,經常吮損我的乳頭,令我苦不堪言。我害怕埋身餵食,加上生產後身體非常疲倦,所以我很多時是泵奶出來餵小兒。我嘗試過向醫院的母乳專科護士求問關於餵哺姿勢。經她們指導後的數天似乎有些改善,之後卻又打回原形。當時我已經很想放棄,但每次看見兒子飲奶後那種滿足,我就感到這是值得一直堅持下去的。

  生完小孩兩個月後,我回到醫院復工,剛巧遇著流感高峰期。由於工作壓力大,加上晚上要起床照顧小兒,休息時間不足,我也感染了流感,病了兩三星期。我不敢埋身餵奶,每天只是泵奶。那時我覺得自己只是一部機器,想放棄。感恩的是我的朋友教我泵奶時看著兒子的相片,使我能堅持下去。

  又因輪班工作,我的乳線很容易阻塞。因為沒有固定的泵奶時間,身體也比較難適應,所以奶量不?定。特別是當夜更,只得兩個護士,卻要應付急症和照顧四十至五十個病人,所以很難抽時間泵奶,乳線因此經常阻塞。每次需要花不少時間按摩疏通乳線,才能繼續餵哺下去。

   好景不常,四個月後我的乳房受真菌感染。初時我並不知道乳房疼痛是因為真菌感染,以為只是傷口損傷。可是那種有如電擊的痛楚跟分娩的痛不相伯仲,我開始覺得不尋常。我向香港母乳育嬰協會尋求協助,義工告訴我可能是真菌感染,我才醒覺,去了求醫。一開始只是用藥膏,但一星期後痛楚依然存在。我只好再去求醫。這次我需要服藥兩星期才康復。而小兒也因此患上尿片疹。我除了身體受苦,心情也很低落。我不斷祈禱,將我的不適交託給神,求神醫治。我求問神,如果衪不想我繼續餵哺,我會聽從衪的旨意,不再堅持下去;雖然心裡面想堅持餵小兒到六個月大,也不明白為什麼別人餵人奶那麼輕鬆,而自己卻面對那麼多的問題。感恩最後康復了,我才能繼續餵哺至今。

   現在,我深深體會到餵哺母乳媽媽的辛苦,特別是在職媽媽。所以家人和朋友的支持非常重要。在我面對乳線阻塞和真菌感染那段期間,我經常發脾氣。多謝丈夫的包容和支持。當然,我也非常感恩,上帝給我這份餵人奶的天職。雖然當中面對不少難題,但我成長了不少,學習到做一個母親的責任。

文:Natalie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