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兆昌弟兄是一位來自美國夏威夷“麻醉後監護病房”(Post Anesthesia Care Unit)的護士,近年他都會趁著年假回港到晨曦會做義工。究竟有什麼東西吸引他千里迢迢回來做義工?原來譚弟兄的決定並非偶然,藉著他坦誠的分享及對自己生命的反省,不難從他身上看到神奇妙的帶領和安排。欲知神怎樣使用譚弟兄,請觀看以下譚弟兄的分享文章。


但我(耶穌)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22:32)

  人生已過了一半,就自然會想及過往之成敗得失,作為一個相信神的人,亦會反覆檢視有否過著合神心意之生活。但好多時候回頭一看,過往所得所達,如不是用在神的事上,亦不過是過眼雲煙。

  我於1987年畢業於那打素護士學校,從此開始專科護理之生涯:深切治療,因著這原因,亦影響我其後之護士路向,從此亦未曾離開過與深切治療有關之護理職位。

  在香港,我曾在自己母院聯合醫院(全職)、政府的伊利沙伯醫院(兼職)及私家的聖德肋撒醫院(全職)任職。93年,我離開香港往夏威夷工作,曾在數個不同之專科部門工作,現在任職於「麻醉後監護病房」(Post Anesthesia Care Unit)。

  年青時聽到「人生於世」這首歌是非常貼切形容世人每天之情況,其內有如下歌詞:「個個去爭,引誘你是名與利……」。我曾對護理有一份迷痴,雖不能得「利」,但盼有「名」。曾幾何時,在同一醫院內,我有一份全職加四份兼職,亦同時修讀兩份遙距課程:澳州之護理學士學位及加拿大之成人深切治療護理証書。此後,因經濟及時間所限,我雖不能再向上進修,但我修讀了一些另類之護理課程:法律護理顧問(Legal Nurse Consultant)及法醫護理(Forensic Nursing)。

  95年,因自少喜好紀律軍事之訓練,在不需離開醫院正職下我自願入伍,加入美國後備海軍醫療隊。因著背景未能成為軍官但位及中士。99年因挑戰自我,自願進入海軍陸戰隊之戰術醫護學校(Field Medical Services School),獲得Navy Enlisted Classification 8404 – Field Medical Service Technician,成為被他們非常尊重之戰地醫護人員,俗稱(Doc)。美國911事件後,因備戰阿富汗關係,我亦受訓成合資格之「初級緊急醫護技術人員」(Emergency Medical Technician – Basic)及考獲「狙擊手」(Sharp-Shooter)程度之M-16步槍成績。但03年因個人之責任及擔憂,我未能隨隊出戰伊拉克,自覺羞愧,有如「逃兵」,無顏面對自己的同袍,所以因此退役。此事件亦成為我一生難忘之憾事。

  在美二十多年,因著神之恩典,我遇到不平常之醫護生涯,有著特別之經歷及訓練;但同樣,因美國社會之開放,有如在「人生於世」其中歌詞:「日日在鬥,引誘你是情與慾……」。我涉足於放蹤情慾,最終患上與毒癮沒有分別之「另類」沉溺症,害人害已。

  07年10月底,因此罪所帶來一件「刻骨銘心」的結局,此症告別了我,但抑鬱症亦從此成為我「密友」。近年雖有顯著改善,但仍未能完全「分手」。吸食毒品,其實只是眾多不同類別沉溺症之一及較為普遍,都是麻醉自我,填補遠離天地創造者之空虛。

  我現在投身晨曦會之事工,除因有類似之過往,亦對自己成為提醒,經過反省,我亦相信神予我過往之不同形式的訓練及經歷,除了作工謀生外,亦需無條件服務予有需要的社群。盼各基督徒護士們,感恩神之栽培,早盡己力,多作主工。


早40多年前已認識晨曦會

最初接觸「晨曦會福音戒毒」是在四十多年前,由於自己的中學位於九龍城/新蒲崗,在乘搭巴士回旺角的家,都會途經該會太子道之舊址,相信從那時候開始,對福音戒毒的感動。如一顆細小的種子植在內心裏面。四十多年後,因緣際會,該會一行人在2012年來到夏威夷短宣,從此就開始在該會之「義工之旅」。

協助晨曦開發義工團體

2013年夏天,在我每年度回港探親之行,我親自探訪總幹事葉太,毛遂自薦,要求批准到島上作義工,自那時候開始了與「戒毒學員」、同工們同食同住同生活;體驗島上「冬嚴寒,夏酷熱」之義工歷程。由於過往人力及資源問題,晨曦會未有設立一個系統之義工體系,所以在起初之過程,自己惟有求神,在「瞎子摸路」之方式,嘗試發掘其需要及如何利用有系統之義工團隊,去幫助其發展。

在自己的「第一次入島」,同工本想安排我入住其唯一之「貴賓」獨立房,但我想若如此接受,有違我當初之計劃,所以我禮貌地要求入宿於學員之單位之內。

學員透過福音戒毒戒癮

所有參予此戒毒康復計劃之人士,我們都稱呼他/她們為學員,而不是戒毒者,為要使他們明白及知道,在神面前,重新學習如何脫離毒品之枷鎖。

在現今之社會,萬事發達,許多物質垂手可得,但人之心靈,因主動拋棄神而越來越空虛,由此原故,世人利用毒品來填補空虛,其實除了毒品之外,酒精、上網、性慾、賭博等等,都會令人沉溺成癮,走上自毀之途!晨曦會各同工,過來人及義工都懷著同一之信念,惟有靠著耶穌基督,藉著福音,學員們在神面前「自願」放下自己,誠心交託悔改,才能得到治癒,近年來,晨曦會亦接受少數在毒品以外沉溺的學員。

島上簡樸生活

由起初到現在,在島上宿舍,設施重建未完成之前仍有學員、同工、幹事都是在一種六七十年代的寮屋社區式之生活,學員們在這個遠離繁華社區,缺水缺電甚至一無所有的荒島上,以簡樸生活甚至隔離之形式,渡過其九個月之第一期戒毒學習!

在晨曦島上的每一天,是一種與世隔絕,遠離引誘,回歸純樸之生活;學員們不能接觸任何電子媒介、報章、雜誌,為了讓他們學習清心自省,在神面前自潔。

伙食方面,早餐粥、下午麵,非常簡單及變化不大;至於晚餐,是每天的昐望,因為是非常可口及很多變化。負責煮食的學員,都有很豐富的廚房經驗。在這一餐,沒有人是「慢吞細嚼」,大家都是10至15分鐘內「狼吞虎嚥」,否則是會淪落到「?汁撈飯」。但是對學員來說,?汁亦是非常珍貴,亦是他們用作每晚宵夜──撈麵之用。

首要改善公共衛生

在島上完成我第一次之個人生理解決之後,我就意會到「公共衛生是首要改善之項目」。由於沒有污水處理及排污設施,水桶是承載小便之容器,大便則須在海灘之唯一旱廁解決,在山居住之同工及學員們,則在自建之棚屋內「回放」大自然作肥料。

在個人清潔方面,夏天我們都喜歡在露天下,以清涼之山水淋浴;冬天同樣在露天或開放之環境下以冰凍之泉水來鍛鍊身體!雖然如此,在這種簡單及原始生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總結個人體會

在這兩年之義工生活,無可否認,我對島上之工作「情有獨鍾」,所以願意和讀者分享。

首先,我相信神使用晨曦島的陳保羅牧師,或為戒毒宣教事工之始,祂是希望信徒與祂同工成就大事,在自己觀察後之心得,有以下之體會:

目前:

  1. 公共衛生:盼在現今之資訊幫助下,自建多一些環保廁所,把人排出之廢物,重新建立為有用之物質,回饋該島及社會,此亦為學員之寫照。
  2. 環境保護:由於晨曦島位於西貢海岸公園內,因水流之緣故,難免有廢物在岸邊堆積,但同工們因戒毒事工繁忙而未能兼顧,所以作為義工,須分擔此責任。使到同工們能專心其份內之責任。
  3. 使此島榮神益人:晨曦會面積廣闊,環境怡人,是一處有高度治療性之地方,亦有利於學員之康復,盼望除了使用此島作戒毒治療及康復之大本營,亦使用此島作宣揚毒品禍害之中心。

我盼此分享能使更多護理人員投入此事奉成為義工之一份子,投入此事奉之義工需有忍耐,不怕面對失敗,及不可存「浪漫」之救世思想,惟存有盡心事奉之心去完成各樣受託之責任。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