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佩玲

當晚,又是個無眠的夜,躺在獨居的?房內,阿彤反覆地追問自己,何以這「你可原諒我嗎?」的短句總盤旋在腦海裏揮之不去?這句話是指向誰而說的?是對Kody將遭「人道毀滅」的無助處境而說的?是因愧疚於自己間接參與斷絕Kody的生命而說的?是指向三年前因憤恨至自殘的自己而說的?還是幻想中替代那對不負責任的父母向弱小的女兒而說的呢!

為什麼Kody的故事與及牠的女主人那情深的表白會引發自己內心連番震撼的波動呢?諒與恕這課題逼使阿彤憶起了三年前接受輔導及小組治療時曾聽過的好幾番話:

  1. 「不管上一代是出於無知、魯莽或是錯誤就把生命給了我們,但造物主的奇妙讓我們被生下來,且把生命氣息全然賦予給我們,這件事絕非祂的閃失,也絕非我們的過錯。」
  2. 「今天我們就得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不要讓悲憤與怨恨勒住我們的心和頸項。」
  3. 「應當嘗試饒恕我們的父母,更要學會感謝那些曾使我們受過傷害的人;這樣我們的心靈才能全然被釋放、得享自由,這樣我們才能為自己認真地過活每一天。」
  4. 「我們要經歷這些就因為我們都得要成為負傷的治療者,親自把祝福傳遞給那些像我們的過往一樣慘遭不幸的人……。」

這些都是多麼情牽勵志、動聽感人的哲理啊!然而今天在車廂內的倒後鏡面所展現出來的卻是那麼的血肉與實在,雖然那位女士所操的是英語,阿彤並非聽得字字清楚、句句明白;但大體的內涵卻像朵小火舌一般,把阿彤內心的黑洞顯示出來。類乎於此的經歷,三年前的阿彤也曾親身在小組治療中體現過。那天,連同阿彤在內的七位組員,於心理輔導師的引導及帶領下,由其中的一位組員背對小組卻面向著當前的空?(代表那曾傷害過自己心靈的父或母),盡情地宣泄自己內心抑壓或隱藏已久的情結;而餘下的六位組員則靜默、聆聽並身同感受於宣泄者的內在哀痛。待宣泄過程完畢後,此六位組員即透過輔導師的鼓勵及帶領,以精準的角色扮演和心聲技巧來回應並安慰宣泄者,以求達至安全且積極的治療果效。無可否認,這種名為「心理劇」的輔導技巧(參註),確實有助阿彤從憤恨的枷鎖擺脫過來;然而,她要超越的又豈只是那曾被踐踏過的自尊和被傷害過的心靈呢!如今,阿彤的耳目已離開了母親及外婆的咀臉,但她內心所渴求的那些……噢那些……阿彤不停地想……自己渴求的……那空洞內索求的到底是些什麼呢?

今天,透過Kody的背景與際遇,讓阿彤內心的黑洞再次浮現出來。人生就是這樣吊詭的了,越想要逃脫的事物,它們總會追趕而來得更兇更快。然而,阿彤總得承認,那位女士在車廂內所述說的心聲與及對Kody的情深表白,對於阿彤自己來說,彷彿就有如靈糧一樣,漫不經意地把她內心的黑洞餵養起來。阿彤的心裏想,或許自己所渴求的正是一份被愛與及別人對她的生命的肯定吧。
想到這裏,Kody那股自若卻富尊嚴的氣質神韻又再展現在阿彤的腦海裏。莫說Kody欠缺人類與生俱來的靈性,甚至可說,牠只是一頭笨腦的寵物而已。然而,阿彤彷彿卻從Kody臉上展露的榮光裏感悟得到,那尊「終身成就獎」是牠建基於對自己「被擺佈」而存活的枷鎖的漠視;或許這正是一頭笨首笨腦的寵物之所以能活出生命最高智慧的境界,就是因為牠能夠徹頭徹尾地忘記背後,好讓自己的生命能從一切自憐、自怨與自艾的魔咒中釋放過來,帶著好不享有的心活在當下,從而點滴凝聚建立畢生的成就吧。這或許也就是Kody雖然身處於生命的盡頭,仍能高雅地綻放出其生命尊嚴的祕訣吧。忽然間,阿彤的心結像是被打開了;她突然醒覺到原來多年以來,自己都任憑自己活在「被擺佈」的心境及陰霾下,且愚昧不堪地忠誠並浸淫於承擔著被動者的角色,至令自己雖已活過了十九個年頭,卻仍未嘗試圖打破那「打滑不掉的胎」的外殼。

阿彤連忙尋索手機網絡內的blog,從中找回一闕自己曾認為是無病者的呻吟句語:「雞蛋,從外打破是食物,從內打破是生命。人生亦是,從外打破是壓力,從內打破是成長」(http://blog.udn.com/Elisa37/7663090)。再次細味此段文字所勾畫的人生哲理,阿彤始才確切地明白到,這一輩子以來,真正纏繞著自己的問題的核心並不在於什麼責與恕,而是對當下生活的一種取態,一種未能忘卻從前,主動鑽出被綑綁的包袱,繼而努力打做積極前境的心態。此時,Kody的身影一再自若地浮現在阿彤的腦海裏,有別於先前那汗溼淋漓的景象,今回Kody是以牠那優雅並祥和的笑臉轉向她,渾圓的雙眼仍綻放出富尊嚴卻柔和的氣質與光亮。阿彤把Kody這個笑臉的神態深深地刻在自己的心窩上,然後輕柔地說:「謝謝你,Kody。」驀地,打從阿彤的心底裡,散發出會心的平和與微笑。她一伸懶腰,深深地來個呵欠,好讓自己能趕快走進夢鄉去;因為有別於昨天的自己,此時此刻的她已熱切地期待著於明天返回寵物診所以後,旋即全心全意以愛心、以安慰去實踐對小動物的感恩回報。

筆者回顧多年來自己在正統與非正統的輔導生涯裏,確實遇到不少飽遭至親或朋友刺傷或叛離的個案。在學生輔導的個案中,筆者最常遇見的是一些曾因父母或師輩的嚴苛、偏私、厚望,或因友儕的誤解、出賣以至心靈深深受創的年青人。最讓筆者深感惋惜的,就是這些案主因曾受過傷害,便不敢再次相信別人、不敢再次付出真摯的友誼或愛、甚或拒絕接受別人的關愛或友誼等等。而在哀傷輔導的個案中,讓筆者最為心痛的,就是見證著那些曾因與父或母的關係破裂後,無法與之復和,及至對方離世前仍未能侍孝,至令抱憾及愧疚終身的子女。其實,分離與死亡於親情及人際的關係中,並非是最具殺傷力的元兇;相比於關係中的冷漠、麻木、疏離、懸置、逃避、憤怨、敵視、仇恨、苦毒、愧疚、遺憾、心死等等,這些負面的心態和情緒才是屠戮心靈的終極軟性武器。它們雖潛藏心底,看似低調,卻靈巧廣大得像魔咒一般,讓人迷醉於毒酒池中並以僵硬的厚殼把心靈重重圍困,至令個體醉憾終身而不自覺。這些案主的經歷讓筆者切切地體會到:生命的成長確實要求每一個人都積極面對自己內在的黑洞,並主動地尋求從內而外的轉化,絕不能守株期待從外而來的擺脫。就如上文有關於雞蛋與小雞的轉述,「如果你等待別人從外打破你,那麼你註定成為別人的食物;如果能讓自己從內打破,那麼你會發現自己的成長相當於一種重生」(http://blog.udn.com/Elisa37/7663090)。

各位親愛的主內同儕,你有否曾經愛過、痛過、失去過呢?你有否曾經被傷害過、被拋棄過、被逼迫過、被羞辱過、被出賣過呢?又或許應該說,你是否從未被愛過、從未被肯定過、從未被關注過、從未被珍惜過呢?曾閱過一篇文章,內容說到「神沒有應許天色常藍,但祂的恩典於敬畏祂的人則畢生夠用。」靠賴主恩典的帶領,這十二篇分享總算完成了。回想當天承諾HKNCF文字部撰寫這生命教育系列的分享時,筆者的生活正處於休閒安舒的狀態。然而,卻在撰稿的過程中,筆者的生命裏發生了幾項突如其來的掙扎與挑戰。感謝聖靈的苛責與提醒,讓筆者持守著信心,並堅懷希望與愛去迎向生命中所有得蒙神允許的歷練。原來人的生命能活得精彩的原因,就在於被神親手的煉淨與陶造。縱然今天,筆者仍得在?中被塑,但筆者深信自己的日子如何,神賜的力量也必如何;因為神的恩典夠用,這是衪對筆者畢生的應許。

註: 對於阿彤,Kody的故事與及牠的女主人那情深的表白,正發揮了心理學上有如「心理劇(psychodrama,又稱心靈劇場)」的果效。「心理劇」是Jacob Moreno創建的團體輔導(group counseling)理論。有異於以言語及思考作主導的傳統心理輔導,「心理劇」要求接受團體輔導的案主,在輔導員的引導及帶領下,透過角色扮演、獨白、或重演案主的故事及心聲來激活案主的心路歷程,從而協助案主釋放抑壓已久的情結,達到內省,並讓內心的衝突尋出解決的方向和出路。但由於「心理劇」須在團體的充分支持下,靠賴精準的角色扮演和心聲技巧以求達至安全並積極的果效,因此必須由資深並經受特別訓練過的輔導員擔當(摘錄自盧鐵榮教授筆記)。[筆者在此鄭重聲明:保護受輔導者並免除受輔導者於輔導過程中再度受創,是專業輔導員的首要專業操守之一;因此,未經過接受「心理劇」的特別訓練的輔導員或各界人士,務必切莫仿效啊!]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