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小孩子,所以襯著年輕,一口氣生了四個。一個母親最無助的時候,就是孩子生病的時候。最快樂的時候就是看見兒女在健康愉快中成長。回想16年前,我第一次成為媽媽。當女兒生病時,第一時間就是去醫院/診所排長龍。當第三名孩子出生後,每次他們發燒、流鼻水和咳嗽,就是排隊的季節。兩至三個月就到另一發病周期;半夜孩子發燒,要擔心到天亮,然後衝去診所。雖然麻煩一點,但生活還算「安定」。但10年前,孩子們的健康問題陸續浮現,他們迫我跳出「安定」,進入充滿挑戰的另類醫療系統。(到第四孩子出生時,我已經是他的「家庭醫生」。)

10年前,自然醫療的資訊還未如此豐富,後知後覺才發現,原來大女患的不是傷風鼻塞,是鼻敏感;二仔不是固執不聽話,是患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最令我苦惱是三仔的濕疹。兩歲開始,起初只是腳上一塊兒,經過幾年的中西醫療,並未能根治,濕疹血水不停;在威迫利誘下陪他服藥、戒口、甚至經常陪他抓癢到天亮、停了類固醇又復發,導致上課沒精神;最後濕疹更長滿全身,甚至面部,影響自信心;在尋找另類醫療的過程中,由於我堅持停止使用類固醇治療兒子的濕疹,一個醫生對我老公說:「Your wife is abusing your child」。 對我來說「那些年」是人生最無助的日子。後來慢慢從不同途徑,例如聽自然醫療健康講座(當然要理性分析內容),有不明白的資料,上亞馬遜買書了解 (我的英文閱讀能力,就是這樣迫出來的)。才發現原來除了中、西醫療,還有很多種醫療方法。一向喜歡購物扮靚的我,當時錢全花在療劑(另類醫療的藥稱為療劑)和書本上。回想起來,所花的錢,足夠讀兩個學位。但看見孩子們和我能夠脫離「困境」,滿心感謝神。

自然醫療的健康定義是,情緒和肉體都要健康。每當看到報章的家庭悲劇、走在街上看見各種兒童情緒及行為問題,或是滿身濕疹的大小朋友,我都很衝動想告訴他們一個「好消息」,但要勸導他們不要盲信權威又談何容易。曾有一位從事自然醫療生意的人說自然療法是有錢人的醫療;又有一位自然醫療的治療者說,他會幫那些沒有錢的病人開壇改運。從那一刻開始,我心裏立志,要自己成為一位治療者(因為另類醫療的醫療哲學,多與新紀元思想有關,這是我不能接受的)。經過多年學習和實淺,看見一個現實,走自然醫療這條路,需要病者對生活、生命態度有所醒覺及改變,這是醫療者遇到最大的困難。

我曾認識一位病人,很願意花錢幫助孩子得到健康。但我多次提醒她,要先處理與丈夫的關係,孩子在愉快和諧的家庭成長才會健康,這比勸她買療劑、做治療困難一萬倍。但她,卻改變了我學習醫療方向。上帝給我看見,人最需要的不是療劑藥物、不是肉體治療,而是家人的愛與關懷;他們患的是「心病」。這是我以後要努力的方向,我要做一個「醫心者」。有一位醫師說:「Save a child, we need a community」。 盼望這也是各醫療者努力的方向。

以我所知的自然醫療,較為人所知的,有生命科學(Ayurvedic)、草藥學(Herbal)、傳統中醫(TCM)、整骨療法(Osteopathic)、整全營養學(Holistic nutrition)、古典花療學(Classical flower remedies)、順勢療法(Homeopathy)、音樂療法(Music Therapy)……等等。我們常聽到的「身、心、靈」治療,其實是指身(肉體)、心(精神情緒)和靈(潛意識)。主流醫療主要處理身體看得見的異常問題,或先進儀器能夠檢測出來的問題。嚴格地說,以上只有「草藥學」和「營養學」才屬於「自然療法」Naturopathy。其他療法其實都是「獨門」,即自成一派,不屬於「自然療法」。

而另一種醫療哲學,強調身體的問題是情緒和精神首先出了問題,然後影響人體能量的流動。這些問題難被儀器檢測出來。但卻可以透過傾談及觀察病者的身體動作及語言窺探出來。非草藥的中醫就是處理經絡能量(氣)的流動。「順勢療法」則從情緒精神層面入手,恢服病者自身的自癒能力。潛意識治療是最深層而同時是最危險的。我所謂最危險,是因為這些醫療都帶有宗教色彩,及多被帶有新紀元思想的人士措作著。新紀元人士的信念包括「我是宇宙一部份、我就是上帝」。基督徒在這方面學習要很小心。在我們訪尋名醫之前,請注意,上帝已告訴我們「喜樂乃是良藥」。是什麼把我們的喜樂拿走了?有些人會把「祈禱」列為治療方法,我個人並不認同把祈禱歸類為一種治療方法,倒不如說上帝能幫助我們改變「信念」吧!因為「信念」能夠影響細胞的感受器(receptor)的運作,我們身體就是由細胞組成啊!坊間也流行一種稱NLP的課程,因涉及潛意識,所以一直被基督教界討論著。方法真的有很多,但只有一樣不可少。耶穌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我相信上帝不但要拯救我們的靈魂,也很願意醫治我們的肉體。相信神的話就是改變「信念」的力量。

其實有很多人已經察覺到傳統醫療對治療慢性疾病、情緒病幫助不大。科學家已在努力地尋找新的另類醫療方法。在西方,其實有很多新的醫療方法已經被發現,但還需大量臨床數據支持,才能廣泛地被醫學界所接受。曾有一個科學家這樣說:「一個新的研究發現,需要20年才能被西方一般人所認識。」而當中只有部份有商業或醫學價值的才會被翻譯成中文。所以華人社會有些人對另類醫療幾乎是全無認識。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們可以做什麼?

自然醫療其實就是自癒醫療。人的身體其實有能力自己治療自己。我們可以做的是不阻礙它。有很多病其實是先有心病,貪吃的人,其實有很多是唔開心,壓力大所引至。我們也可以工作有時,作息有時;多感謝,少埋怨。養生之道,其實我們都懂很多。不如由今天開始多走一步,把所知道的行出來吧!

作者: 龐碧莉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