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界中,男士一向是少數,即或過去十數年,隨著護理學位化和專業化,男女護的比例還是大約處於1比7的狀況(當然不同性質的病房比例上自有不同!),而當中基督徒的男護相信便更少了。要堅定地在一個女性主導的群體中工作,表現出自己剛中帶柔、細膩關顧的護理素質,相信箇中的辛酸苦辣,對一眾男護來說,也只有身在其境才能體會了。

畢業那年我在一個男骨科病房工作了年半,期間很容易體會到有較多男護一起工作的好處和缺欠;期後我到了一個混合內科病房工作數年,那裏的同事中,包括文員和病房助理,就只有我一位男士。很多時為要保持「男士的風度和基督徒的見證」,自己吃了虧或心感不暢快,也只能默然地忍受,而同事間的話題亦截然不同;幸好熟落後,也找到些很合拍的好同事,工作上大家能爽快而不粗心、溫柔而不「娘味」、可靠而不自恃……久而久之,當閱歷漸多、經驗豐富起來時,不難體會到在護理群體中能有同心同行的同路人的確殊不容易!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 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 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 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 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 因為在那裡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 就是永遠的生命。」(詩篇一百三十三篇)

昔日謙和的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不但艱難,甚至常有孤單的時候,但詩人卻提醒我們摩西和他的兄弟亞倫也有並肩作戰、和衷共濟的美好時光,這並不是必然的,因為亞倫的確曾傷透摩西的心,但這經文至美至善的地方就在於他們能順服在神的恩典中,彼此冰釋,為的就是永恆的福氣和生命。這正正是今天護理界中所需要的團結和順服--同事間的互相詆毀、自我保護、任意排擠,以致「自己人打自己人」,令本來沉重的工作更辛勞、整體士氣長期低沉、專業發展停滯不前……男護的角色在護理中,可能較易突顯獨特的使命,以事業為重和善於針對問題的心態,處理日常護理所能遇到的人和事,並成為一眾同事間的緩衝和溝通橋樑。

故此, 男護的話題和需要實在有別於一般護士團契的聚會,這便促成了當初男護小組的開展。科技資訊、球賽、政治,甚至社會的不公不義等等議題都會是我們的談論內容。雖然過去一年小組的骨幹成員只有幾位,但感謝神,我們都能維持每月一次的相聚。縱然我們的背境不盡相同,在短短的一年中,我們弟兄當中就有轉職和轉病房的、有成家的、有學習養育的、有面對病患的……但我們都樂意分享工作、家庭、進修、自身上的一切經歷,將所有甜與酸、樂與怒都禱告交託神;男士一般都不輕易傾吐內心的感受和需要,有時慢熱的我們會在群組中靜悄悄地道出我們的近況、壓力和代禱事項,好叫小組其他的弟兄成為自己的支持和守望。另外,我們亦透過分享一些關於男士成長的文章和查考聖經中大衛的遭遇,讓神教導我們如何在男護生涯中互勵成長,更成熟和全面地成為一群合神心意的基督徒。

男護多是好動和注重健康的一群,所以我們也有些不定期的戶外活動,如打羽毛球和郊遊;正因為男士的護理路有如毅行高山一般,艱險難行,份外感恩大家身邊可以找到彼此支持和記念的同路人,結伴同行,好讓我們能走得更遠、更穩!

文: 陳嘉敬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