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現職培訓工作,在帶領「職業召命」的工作坊時,不時會引用一輯電影《那山‧那人‧那狗》。該電影講述一個即將退休的山區老郵差如何耐心教導兒子,盼望兒子能承接及看重郵差這份工作,使山區的居民,特別是一些老人,能夠藉著書信得以與外出謀生的子女保持緊密接觸,從信件中得到兒女的支持及安慰。

電影其中一幕講述父子同行上山送信。老郵差走到半路突然需要大解,沒有告知兒子就和狗兒一起停在路旁,兒子逕自快步地向前走去。過了一會,兒子才發覺父親和狗兒不見了,為了盡快找回他們,他把那盛載郵件的背包放在路旁,飛奔回頭。找了不久,他終於重遇父親和狗兒。父親知道兒子擅自把郵件背包放下,感到很不滿。兒子那時才醒覺郵件在父親心中是十分重要的。父親看重郵件,是因為他看重郵件的收件人——那些等待著信件的村民。

這個片段也許與我們護理專業有相似之處。雖然現今大部份新入職的護士都接受過四年的大學訓練,但護理專業需要長時間透過於工作上的實踐、引證、培訓,才能得以發展。較資深的護士有責任教導年資較淺的護士,幫助他們在工作上應用護理知識,及早發展成為老練的護士,而最大的得益者,就是我們所照顧的病人和家屬。

「傳承」透過傳授實戰經驗所得的護理專業知識與技術,還有關懷受照顧者的態度,盼望傳遞出一個以「關懷」為中心的護理概念。從《那山‧那人‧那狗》電影中父子的Mentor及Mentee之間的互動,筆者看到「傳承」的三個要點:

  • 彼此不同
    雖然老郵差很願意教導兒子,但兩人所關注的東西頗不同。兒子關心的是父親的安全。由於資歷尚淺,他尚未發展出父親與村民多年來建立的關係和對工作的委身。所以,身為Mentor,首要需要留意與Mentee之不同,以致能作出適當的期望與溝通。
  • 彼此欣賞
    雖然兒子不如老郵差般對工作委身,但卻很關心父親的安全。在Mentor與Mentee之工作關係裡,基於Mentor的經驗,可能會看到Mentee很多缺點,甚至在督導過程中需要彌補他們所犯的過失。筆者相信絕大部份人都有其優勝之處。若Mentor能發掘Mentee的優點,予以欣賞,相信必能增進彼此的關係,促進了解及溝通。
  • 彼此尊重
    電影裡中的老郵差不單是工作上的傳承者,更是兒子的父 親,所以地位上之不同使兒子與他有一段頗大的距離。在Mentor及 Mentee之關係上也會存在一段距離,可能是年齡、經驗或是職級上。但如果能做到彼此尊重,讓Mentee在被認可、接納的環境下執行其職務,相信Mentor所給予之指導和意見,更能被採用及更有效地執行。

最後,筆者相信「傳承」最重要的還是前輩對後輩的關心。縱然前輩可以與後輩分享的不多,但關愛的行動能激發後輩更用心用力,盡其職責去關愛受照顧者。讓我們一起為此目標努力吧!

文: 陸亮博士(那打素全人健康持續進修學院主任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