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派藥給一個很有主見的伯伯,伯伯沒有吃當中的抗生素,剛好我沒有為意。派藥的時間是七時多,到了十時左右,經理發現了他的枱頭還有藥未吃,之後翻開派藥記錄,八時該發的藥那些格已簽了名,那當然向我問清楚。我承認是自己的疏忽,沒有看著他把藥吃完。當下我被指沒有依指引辦事,在病人吃藥之後,完成整個程序才簽名。我也沒有抵賴(通常早更派藥後,很多病人想待早餐後才吃藥,所以一般先給藥後監察,或按病人情況而餵藥),接著認錯,期後收了警告信和寫了改善計劃。

往後的日子,我派藥總是戰戰兢兢。除了小心翼翼執藥,幾乎要看著病人吃完才簽名,即使他不肯即時吃我也千叮萬囑他記得要盡快吃。不少病人會說:「放心啦姑娘,我會的,吃完早餐就吃。」放下藥杯,總是擔心。回頭巡視一圈,見大家都吃了才安心。我問自己:「為什麼總帶著恐懼呢?小心是因為謹慎,還是因著內心的控訴–別再讓人捉到你有錯?我是敬畏上司(評審下屬的能力)呢,還是敬畏病人(獨特的需要)呢,還是敬畏制度(白紙黑字的指引),抑或是敬畏上帝?」

其實每天返工前我求主使用我幫助病人,將祝福帶給他們。感謝主,沒有讓危害到病人的錯誤發生,更讓我有包容的同事,有的對我說我做得到,有的提供意見。雖然「怕錯」像一根刺,但也會教人謙卑。例如婆婆吞嚥沒有困難,但那粒藥如此大,幫她打碎又何妨?細心去想,不再因為「怕錯」。我們並不完美,理想的指引在實際的環境也可能不通行。我們的做法若是對得住神,對得住病人,對得住良心,合情合理,就不用懼怕。當恐懼褪去,愛和恩典能驅使我們作出較適切的評估、計劃、方法和回應。

「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約翰一書4:18)

文:青蛙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7年12月-2018年1月雙月刊: Concert in the Dark

前言: HKNCF 音樂事工部於本年8月份團契舉行一個屬於護士們的音樂會 ‘Concert in The Dark – To live o …

通訊
2017年12月-2018年1月雙月刊: 另類生涯規劃

這些年越來越多人談「生涯規劃」,由以往大學生畢業所涉及的事業規劃,伸延至中小學生的升學籌劃,無不關於對人生的規劃;更甚者,由生育計劃開始,香港人已經心 …

通訊
2017年10-11月雙月刊: 痲瘋復康村探訪

痳瘋病,對我們來說既熟悉又陌生,我們看聖經的時候會看到那些痳瘋病人是如何被排擠,如何被對待。在現今社會,特別在香港,因著我們從小就接種痳瘋的疫苗,要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