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護理路上,我們每天會接觸到很多不同的生命、不同的故事,當中有喜亦有悲。或許我們覺得自己與會「白衣天使」這個稱謂還有段距離,但其實在我們不經意時,的確曾成為不少患者的天使:忙碌工作時不厭其煩的講解病情、在貼身服侍病友時的一個關心或一個笑容等,也許曾讓他們留下深刻印象、帶來生命的盼望!

別人眼中的好護士是怎樣的?讓我們來和大家分享數個故事:


當我仍是護士學生時,一次到精神科復康病房實習,在過程中看到護士們與病人的關係亦師亦友,非常融洽。那時,一些病友將被安排到工場見工面試,護士們為他們安排了一次模擬面試,一位身型略胖的女病友穿了一件修身的衣服出來,頓時顯得衣不稱身,但她自覺沒有不妥。兩位護士此時在旁商討,護士A低聲說:『這看起來,好像不太合適去面試。』護士B說:『或者,我借衣服給她去面試吧!』眼見二人步向女病人,婉轉地告訴她的衣著打扮並不太適合去見工,也同時提出可把自己的衣服借出。此舉動深深打動我,他們待病人像自己的家人朋友般親厚,透過實際行動祝福病人。


當夜時他看到行動不穩的婆婆「擒床」。
「婆婆你知唔知呢度係邊度呀?」
「我屋村嘛。」
「呢度係醫院呀!婆婆唔好爬落床呀,危險呀,你咁痛一陣跌親點算呀?」
婆婆病人還是企圖爬出來。他、HCA和我合力為她帶上安全約束腰帶,其後她大聲喊叫,整個病格都聽到她的申訴。他和我將婆婆連床帶人推到近護士站的走廊,避免影響其他病人睡覺和方便觀察她;婆婆更為激動。此時他還溫柔的哄婆婆入睡和讚她可愛,幫忙整理髮夾。面對混亂激動的老人家,難得他仍是冷靜柔和地處理,用心的把她平靜下來,而非只會狠狠的把她綁在床上。


在兒科病房工作的她,聽到一個幾個月大的小孩哭過不停,大概是因媽媽離開了一段長時間沒回來吧。這種情況常常會產生一些對病童家長的埋怨說話。那次她一邊抱著那小孩,一邊寫交更。繁忙的工作裡面,同事可能會選擇用「不埋身」的方法,例如給予小孩吃奶咀和拍拍胸口來鎮定他;但她在忙碌工作中仍然願意抱起那嚎哭的孩子,讓我想起「惻隱之心,人皆有之」。雖不是自己的孩子,卻能以這種方式去待他,的確毫不簡單!


在產後房,將近交更時間,某位媽媽正在嘗試餵哺母乳,雖已努力了二十分鐘,仍未能成功。嬰孩因未能吃到奶,已不斷啼哭。於是她再繼續嘗試十分鐘,還是未成功,她覺得十分氣餒。陳護士剛巡房而至,聽到有嬰孩哭聲,經同意後打開圍簾,慰問探究發生何事。在知曉原因後,嘗試指導正確餵哺方法,可以仍未能成功。由於交更時間已到,護士表示說交更後會回來協助。
她聽到後不以為意,認為護士只是用交更為藉口打發她,因之前也曾有幾位護士用不同藉口離開後,不見蹤影,她內心十分失望。
半小時後,陳護士回到她身邊,協助她繼續餵哺。她見到這位護士真的回來,感到喜出望外,逐將心中的疑問及遇到的難處都一一提出。一個小時後,她終於第一次成功餵哺母乳,感到十分開心和滿足,並感謝護士的幫助和承諾,一份令她感覺踏實的承諾。


往往是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幫忙和舉動,又或者一些生命品格的流露,給別人帶來祝福。一個又一個真實的故事,或許沒有被轟烈的記錄下來,卻是如此實在的感動著別人。另外,很多護士的工作態度也值得大家欣賞、學習,亦正是這些「堅持」,讓病友們經歷不一樣的住院體驗:

她走到每個病人床邊,逐一向她們講解其健康情況。她對那行動有問題的病人解釋具體情況,鼓勵繼續鍛練兩腿的耐力。她又看到另一個病人坐在椅子上卻沒有把鞋子穿上,就教導我要多留意病人的日常生活能力和需要,並給予協助。然後隨即俯下身為那病人穿上鞋子,以身作則。如果不曾觀察到她對病人的溝通和臨床護理,也許我還未留意到這些人身、心、社各方面的需要。
剛剛因為身體抱恙留院觀察了數天。這本來是一種痛苦的經歷,身體存著很多未知之素,只好全然交在醫護人員的手上。住院心情難免煩躁不安,若然遇上好護士,緊張沉重的心情會得到紓緩和放鬆。
這次住院我遇到兩位好護士。她們給我很深的印象,是因為她們不是只顧盯著牌板地說話,而是與我有眼神接觸地對話,這令我感到被尊重。另外,雖然工作很忙,但她們都會走近我,溫柔輕聲的詢問我的情況,為我保留一定的私隱,減少病情被其他病人聽到的尷尬。


她每次上班,交更過後會先細心地察看每個病人,從頭到尾地觀察,從他額頭是熱是涼、眉頭是緊皺還是鬆開、手上的鹽水豆有否移位、?姿是否舒適恰當,都會一清二楚。雖然工作量繁多,她仍不忘送上一句簡單的問候:『你今天覺得怎樣?』然後,她會詳細閱讀有關病人的狀況紀錄、用藥、身體狀況的轉變,制定相應的護理措施,並切實執行。她會以專業知識以及批判性思考去決定什麼才是對病人有益的,而不是只盲目死板地附和同事、醫生或政策。她從來也是盡忠地、默默地完成份內的工作,口中不發半句怨言,因為她清楚知道,護理是她終身的職業、呼召、使命。

  對於得病之人,這樣一個細心謹慎、正確執行各樣護理程序、能給予病人信心的護士,不是黑暗中的光明、是沙漠中的甘泉、絕望中的盼望麼? 

  這些都不是甚麼醫護界的名人,他(她)們都是我們的戰友,是我們的一份子;原來,這些事不單只給病友帶來祝福,同時還讓前線的我們留下深刻印象,實在是很好的鼓勵!

文字部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7年12月-2018年1月雙月刊: Concert in the Dark

前言: HKNCF 音樂事工部於本年8月份團契舉行一個屬於護士們的音樂會 ‘Concert in The Dark – To live o …

通訊
2017年12月-2018年1月雙月刊: 另類生涯規劃

這些年越來越多人談「生涯規劃」,由以往大學生畢業所涉及的事業規劃,伸延至中小學生的升學籌劃,無不關於對人生的規劃;更甚者,由生育計劃開始,香港人已經心 …

通訊
2017年10-11月雙月刊: 痲瘋復康村探訪

痳瘋病,對我們來說既熟悉又陌生,我們看聖經的時候會看到那些痳瘋病人是如何被排擠,如何被對待。在現今社會,特別在香港,因著我們從小就接種痳瘋的疫苗,要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