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醫院舉辦了一個以推廣 Primary Nursing 為目標的工作坊,其間同事感人和啟發性的分享,是我預料中事。但我不料席間,甚至會後同事們有熱烈的提問,更意想不到當中有位姊妹會提議我投稿香港基督徒護士團契通訊分享。


個人性格可能有點古板,較欣賞簡潔易明,長久雋永的事物和道理,很怕跟著潮流走,不容易相信,但若相信了,會很堅持。不經覺已投入謢理界廿五年了,當中經歷了很多個潮流,回首思量,衹有三個謢理概念,至今還深信不搖:Nursing Process; Novice to Expert Model(Benner Patricia)和 Primary Nursing(Marie Manthey)。

這是一篇分享,不是講義,我衹會集中有關 Primary Nursing 理念的個人領受。Primary Nursing? 的中心思想著重以下基本原則:1.清晰的分工(Primary / Associate Nurse)和責任(Sole Accountability);延續的關顧(Continuity of Care)。守住這基本原則,作甚麼變化是不打緊的。我相信這理念,因我相信它是一樣可搭載我們提供有質量的謢理的方法。人人負責,往往最終容易出現無人負責的局面??以下有一真實個案:一位年約廿歲的外藉船員因發燒及神智昏亂入院作檢查和治療,同事進行謢理期間,他狂性大發,給同事送了一記衝槌,這是偶發吧!翌日,這位病人要作電腦掃描以分辨是否有腦部病變引致神智昏亂,在過床時,另一位同事中招給他咬傷,這可說是不幸!再過兩天的晚上,在同一個病房於午夜時分竟響起火警鐘來,原來又是這位病人用打火機點著,燒毀約束衣,企圖逃走,雖然最終他遭制服,也沒有員工再受傷,但一而再,再而三,很難說服人這不是疏忽了!?試想若切實採用 Primary Nursing 理念於這個案上,可否會有不同的效果呢?

在香港的特殊環境下,節奏快又資源緊絀,很多同事都覺得 Primary Nursing 是不行的!但我不敢放棄,亦不肯放棄。就算基於客觀因素限制不可能運用 Primary Nursing Model 於每個病人身上,也絕不能放棄這理念!主不曾教導我們「不要怕,衹要信」嗎?本來有道理的,也不一定是真理。在這個叛逆的世代,更何況還有很多歪理!我們要靈巧像蛇,卻要純良像鴿子,求主保守我們各人在謢士工作的事奉 ,仍然能保存那份純真清潔的心,在主喜悅的事上有一於執著,亞們。

文:唐華根博士


後話( by Kelly)

從唐博士對 Primary Nursing 的禪譯中,明白到只要有清晰的分工和責任,才可延續到對病人的看顧,而正正是這延續的看顧才可執行到全人護理(Holistic Care),因為全人護理乃是看顧病人的身、心、靈、社會及環境的需要,而這些需要若不是一個Primary Nurse去做,就不能做得一致以達至完美,因此,全人護理與 Primary Nursing 既是相輔相成,亦有異曲同功之妙。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