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一些病人對醫院的感覺: 

陳婆婆
「護士們總是很匆忙、不耐煩、沒有禮貌,他們經常黑著面,我有什麼不舒服,也不敢作聲。」

王婆婆
「每次入院都冇啖好食,當然我不期望在醫院可大魚大肉,但我希望至少能飽肚,讓我的身體有力量恢復。這裡的飯又硬又難入口,其他病人都一樣吃不下,但我們都不敢作聲,出聲只會讓護士覺得我們麻煩。」

周小姐:
「其實已經到了夜晚十一點半了,病房仍然燈火通明,但看來姑娘並沒有理會。她們只顧在護士站閒談八卦和看雜誌,而且笑得很大聲。我實在需要一個安靜和黑暗的環境休息。」

容婆婆:
「中了風之後,大小二便都用尿片,要麻煩姑娘和阿姐幫我換,我真感覺自己很沒用,像個廢人。上一次我「賴」了屎,阿姐說:「阿婆,你的屎好臭。」令我無地自容。雖然我是一個無用的阿婆,但我也希望活得有多一點尊嚴。」

陳伯伯:
「我是個獨居老人,仔女很少理會我。我的內心其實很寂寞,很想有人可以同自己傾下計。有次因為腳上傷口劇痛難當而入院,我知道自己腳上的傷口已經爛得發臭,怎料為我洗傷口的護士並沒有因此嫌棄我、輕視我,反而一邊為我洗傷口,一邊問我平日的生活是如何過的。我與她非親非故,她竟然願意關心我,令我非常感動。」

溫小姐:
「那次做了個手術麻醉藥未過,動彈不得,忽然感覺眼睛非常痕癢,不停流眼水。幸好有一些細心的護士,用生理鹽水溫柔地為我拭眼,我立刻感覺舒服很多。其實一個很微小的行動已經很能夠祝福人。」

李先生:
「那時候護士說父親剩下的日子不多。幸好當時護士為他轉介了院牧,關心我的父親,向他講解福音,讓一直頑固不肯信主的他,在人生最後的關頭,終於把生命交託給主。感謝主!知道他可安然離世,以及將來會在天家與他相遇,令我和家人得到不少安慰。」


看完這些病人的敘述,當中有沒有一些片段是似曾相識,又或者勾起了你在工作間經歷的回憶?
你被病人憶起時,在他們心目中你又會是一個怎樣的護士?

護理的終極理想和目標是做到「全人護理」,就是對人(患者)身、心、社、靈四方面進行關注和醫治,並把人看為一個整體,四方面是互相影響。全人護理的理念,拒絕看病人為一種疾病、一個個案、一個床號。對於基督徒的我們來說,作為護士更是帶有一份使命感,希望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去讓患病的得著醫治、讓痛苦的得著安慰、讓人透過我們認識神和祂的愛。

然而,對每天在趕PAN更、在病房而忙得連抽空上洗手間都沒有時間、忙於周旋在病人和醫生之間的我們來說,「全人護理」彷彿只是個遙不可及的理想、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一個有名無實的口號。我們會解釋說,理想和現實是兩碼子的事。

我們常想,只要我們有多一點時間、有多一點空間,我們就能彰顯更多的愛心、有更多的耐性、有更好的態度。直到有一天,我們的確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卻發現,我們寧願在護士站和同事閒聊多一會,在茶水間多坐一會兒,花時間來研究如何request DUTY,也不願走到病人的床邊,去摸一摸他們的額頭是否有燒、去看一看他們的鹽水豆位是否有腫痛、或者去關心一下他們的日常起居照顧者、有甚麼愛好習慣等。原來,忙碌只是我們對「全人護理」置之不理的藉口。

原來,我們能不能達到一個「全人護理」的境界,歸根究底,是在乎我們生命中有多少的愛

生 命 中 的 愛 越 多,你 去 愛 的 能 力 就 越 高。

如果我們的生命是一個水塘,以水喻愛,我們的水塘是已經乾旱封塵,還是充盈有餘,可以滋養眾生?

愛,從何而來?娛樂可以帶來短暫的感官享受,但不是愛。親人朋友或許可以給予你愛和支持,但這份愛是有限的,甚或是會變的。唯有每天仰望十架上為我們淌血的主耶穌,我們才知道,這份無條件且源源不絕的愛是源於祂。如祂所說:

「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4)

唯有連結於愛的泉源—耶穌的愛,我們的生命才能被滋潤,有愛湧流。

還記得筆者曾經護理過一個嚴重腎衰竭的病人。他是一個中年男人、體胖、走起路上來非常笨重。腎衰竭令他全身的皮膚異常痕癢和乾燥,而且色素沉澱,整個人都灰灰沉沉,的確令人不想接近。出於同情,使我特別留意這位病人,發現他神情落寞,愁眉苦臉。我在想,作為一位護士,對於這樣的病人,除了準時派藥、教育他飲食要點之外,還有什麼實際的行動可以為他做?看著他那對又黑又脫皮的雙腳,我忽然有感動:「不如為他護理腳部吧!」當我完成了手頭上的工作,我為他預備了一盤暖水給他浸腳,令腳皮軟化,然後再慢慢塗上一層潤膚膏。我一邊護理,一邊教他如何在家中自行護理雙腳。洗腳過後,他報以一個微笑:「我入院以來,從來沒有人理會過我的雙腳,實在謝謝你!」

我想,這樣的一個微小的舉動,不單修復他的雙腳,更重要的是,修復他作為人的價值和尊嚴,讓他再次肯定自己生命的寶貴,這樣,他才會有動力好好活下去。

在聖經裡,並沒有「全人護理」這個專有名詞,也沒有特別為護士而寫的指引,但對於我們如何生活和待人接物,聖經卻有很多明確的指引,而最重要的一條誡命是:「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上帝,其次就是要愛人如己。」讓我們再次調較工作態度:行事為人不是出於要討好別人、避開投訴或保護自己,而是為著「愛神愛人」。當我們確保自己有此正確的動機,我們的一舉一動,自然成為主所用的器皿,流通祝福的管子。同事、病人、病人的家屬會看得到,我們是個不一樣的護士,而我們所做的,也會為病人的生命帶來正面的影響。

作者: Ruby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