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在病房工作的我們,每天都在努力的工作、日以繼夜手未停地服事著,但是,我們又有沒有停一停、想一想甚麼是全人護理?我想,作為基督徒護士,除了滿足於完成一個又一個為病人而安排的治療過程,更會渴望能照顧病者身體以外的需要,跟大家分享幾個故事:

「我提早退休,為了趕去澳洲貼身照顧因交通意外導致四肢癱瘓的兒子。3年來,花了很多金錢、精力和時間;亦受了不少兒子的情緒和脾氣,是你們不能體會的─他對醫護人員或者其他兄弟姊妹都不會這樣」這個孩子的媽媽對我說。這個早上,趁她兒子在洗手間的時候,我和這位婦人談了一會感受和擔心等,雖然艱難,但她的臉卻只掛著笑臉,且沒有半點埋怨。在預備離開病房轉院的時候,她緊握著我的手,誠懇的說到:「唔該晒你地,真係唔該晒你地!」花一點額外的時間,和病人的家屬談一談都從不白費,即使有人覺得這樣做是多餘的。這一次我感受到的是一份毫不簡單、令人欽佩的愛。

另一位病人患有脊柱關節發炎,五十多歲,在醫院住了三個月有多。還記得有一次帶他到手術室,望著他那空洞的眼神,想起他的種種曾經,聽著他帶點無助的回答醫護人員的發問,令我不禁在想,手術結果如何對一個生命是何等重要。不期然,心中為這個生命禱告著……然後,拍了他肩膀一下,說了聲:「加油呀!? 遲D見呀!」他報以一個:「嗯!? 多謝你!」一直以來,他都只可躺在床上,每一次親自餵他食藥、飲水時都格外有感受。有一天,我輕輕地撫了他頭額,彎下身問他:「這樣難受的日子,你的心情如何?會否覺得人生已再無盼望?還有沒有尋死的念頭?」曾經,因為認為已再沒有將來,他表達過尋死的意向,而這一次,他已再沒有力氣回答,只可咬緊眼關表示已沒有尋死念頭,只不過是真的很辛苦!然後跟他分享了「輪椅上的醫生」的事蹟,輕輕搭著他說:「為你禱告,加油!」最後,他艱難的吐出一句:「真係唔該晒你。」就是因為一直以來都深知他的痛楚,我多次主動的問候他、替他倒水、蓋好被子,或許是因為我們不斷真心關懷,才能讓人真真正正感受愛!雖然今天他已離我們而去,但我想,至少真的有些事情,讓他最後一直堅持活著。

又一次,有一位病人甫入院看見我便面露笑容,「冇記錯你係姓胡的,踢中堅丫嘛,呢段住院期間我們病格的院友還有保持聯絡,都有提起你的!」翌日送他到手術室時他說:「想不到還可以聽到你把聲,看到你這樣開心的工作」最後和他來個碰拳頭以示鼓勵。 原來,他還記得我;相信不單是因為我穿起的制服,而是因為我曾多次接觸他、和他聊過天,還有笑容和樂天的工作態度!原來,這樣的醫患關係,真的讓人很踏實!最令人感動的是,他曾有過5年電療經驗,但卻還能笑說自己的過去,沒有半點愁容,眼神很精神樂觀。這樣的人很不簡單,而他,只不過是和我年紀相約的一位年輕人。

原來在我們更多主動用愛聆聽、用關懷安慰病患者,的確可把溫暖帶給他們,讓他們得到多一點支持和力量撐下去,而我們的生命,更會被一個又一個美麗和堅強的故事所鼓勵!

對我而言,「全人護理」是什麼?是不單單滿足於完成常規的護理程序,而是真實的和病患者建立生命的關係,盡我們所能了解幫忙他們的所有需要!

文: 亞曄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