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在大學修讀護理課程時,於臨床實習中第一次看到黃黃黑黑、深到見骨而且充滿惡臭的壓瘡,我當時第一下反應是看得目瞪口呆,心中非常震撼,猶如置身於《德州電鋸殺人狂》中。每個同學都問這些腐肉還可以痊癒嗎?看到護士每天為該病人作傷口換症,那本是一潭死水的傷口真的有好轉!黃黃黑黑的肉漸漸減少,而傷口面積亦慢慢縮小。由此,深深感受到專業護理於傷口痊癒過程的重要性,亦自此我決心要在專業傷口護理而努力。

畢業後,在繁忙的護理工作的同時,我亦盡量去抽時間作傷口護理的進修。現在我於傷口護士診所裡工作。在日常工作中亦不難發現,有些病人的傷口,例如下肢潰瘍、壓瘡、癌症傷口、帶有腐肉的傷口及受感染的傷口等,花了很長時間的治療,幾星期、幾個月甚至幾年仍未痊癒。傷口護士診所的成立就是專門為這類患有複雜性傷口的病人提供更快及更合適並以實証為本的傷口護理,從而減少病人因傷口情況轉壞而需要入院治療,甚至要動手術。

在傷口護士診所中工作,你會遇到很多奇難雜症。最近跟進了一個新症,有位伯伯因頭部患有Angiosacroma(血管瘤)而接受了切除及皮膚移植手術。Angiosacroma是一種痊癒率低而且死亡率很高的癌症。由於病情並未受控,再加上細菌感染,傷口範圍由額頭擴散至兩側,頭部的骨也顯露了出來。每次更換敷料時都要很小心,否則傷口會流血不止。透過醫生處方的抗生素治療及傷口護士處方的具殺菌性的敷料,細菌感染受到控制。由於伯伯及家人也擔心化療的副作用,所以未能開始使用化療,而暫時只能作觀察。面對著這麼惡的癌症,伯伯自己及其家屬都感到既悲痛且無奈。

在傷口治療中,除了傷口護理及換症外,作為醫護人員的你還可做什麼?這一次,我還與伯伯及其家人分享他們對此病症的感受和對化療的考慮及擔心。一方面鼓勵他們與腫瘤科醫生商討有關化療的療程及副作用的觀察及控制,以減少他們的擔心。另一方面,亦與他們商討合適的營養飲食及運動,以增加伯伯的抵抗力。最後伯伯終於接受了化療,癌症及傷口亦受到控制。最感恩的是經過了五次的化療藥注射,至今仍未有明顯的副作用出現。在這個治療過程中,大家猶如戰友般,互相支持及鼓勵,好好去打嬴這場仗。

在我們的專業護理中,考慮的其實不只是“Hole of the Body”,更重要是考慮“Whole Body”。

文:Alfred Ho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