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真的感覺不到任何不適,只是有點疲倦,行上樓有點氣喘而已」。張伯眼中盡是疑惑。

「我爸每一次看完醫生,都說沒有甚麼問題,只是腎弱,為甚麼突然對我們說甚麼末期腎衰竭、要洗腎等,我們不明白!」張伯的女兒和兒子帶著不信任和疑惑,追問著我。張伯像大多數父母一樣,基於兒女忙於工作和自己的家庭,沒有甚麼事也不想打擾他們。今天他們來到我們透析前講座,和其他大多數轉介者一樣都有著同一個問題。

現時香港每年約有1,000 名新的末期腎病患者需要接受透析治療,醫管局實行優先接受腹膜透析(俗稱洗肚)的政策。張伯患有糖尿病、血壓高,在專科門診多年,沒遵從飲食限制,血糖和血壓都偏高,腎功能一直減退,但沒有明顯的病徵。直至最近血報告和24小時小便顯示只有約一成的腎功能,要準備開始接受腹膜透析CAPD ,專科醫生就轉介給我們。

要讓他們明白將要面對的治療和困難,家人的支持和醫護人員的輔導是非常重要,所以每一個約會我們都是以一個病人做中心,亦會專誠邀請家人參與。對於張伯家人的問題,我們耐心地說明,由於我們暫時未有腹透服務,他們要轉介到大埔那打素醫院治療,由轉介到插導管手術至回家自我進行腹透約要3至4個月,雖然腎功能會繼續減少,但剩餘的腎功能加上腹透治療,輔以飲食控制總可以保持「沒有不適」的感覺一段日子。

另外,家庭和婚姻狀況亦是一個重要的評估,北區地處邊境,窗外已可望到深圳的高樓大廈,所以常見一些問題:移居內地多年、香港沒有居所、沒有收入;拋妻棄子、沒有親人照應,又或妻兒都在內地等等。我們會提供適當的意見和提議。

講座每次都用上2個小時以上,在人手短缺、工作繁重的病房是奢侈,但我們都覺得值得去堅持;除了和護士不知不覺建立了互相信任的良好關係,亦可以令病人和家人互相了解,一起去面對身體上生活上改變,一起踏出第一步。

作者:Ben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