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Kat     受訪者: Natalie

Kat: Natalie,知道你護理學士畢業後不久就報讀了精神科護理學士課程,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下箇中的原因嗎?

Natalie: 我畢業後第一個工作的地方是特別觀察病房,主要接收情緒和精神狀況不穩定的病人。這一年多以來我接觸多了精神病人,對精神科護理漸漸產生興趣。我現在所供讀的課程是醫院和大學最後一年合辦的,我決定把握這個機會報讀。

Kat: 要成為一個精神科註冊護士需要接受什麼培訓?

Natalie: 要取得精神科註冊護士牌照,需要完成為時4年的精神科護理學士課程,當中包括理論學習和1440小時的實習。現時中文大學、理工大學和公開大學都有開辦課程。

Kat: 你當初報讀精神科註冊護士學士課程時,有否遇到阻力呢?

Natalie: 當時我曾遇到媽媽的反對,她勸了我半小時,要求我放棄報讀,原因是擔心我未來的工作會遇上危險。但隨後媽媽的態度軟化,沒有再阻止我了。

Kat: 可否介紹一下精神科護士的日常工作?

Natalie: 精神科病房早上的工作包括監察病人服藥、量度維生指數。病人早餐後會有摺紙和畫畫的時間,也會接受物理治療和職業治療,同一時間部份病人會和主診醫生會面。午餐和吃藥後,病人又會接受物理治療和職業治療。自由時間病人可以看電視、在病房散步和病友談天和休息。另外,護士會在病房舉辦小組活動,例如精神健康講座,新聞探討,小組遊戲等等。晚餐後,大約晚上10時病人就會上床睡覺。

Kat: 你覺得作為一個精神科護士需要什麼特質?

Natalie 作為一個精神科護士需要耐性,因病人的病情反覆,不像其他身體上的疾病可以很快便看到治療果效。另外,精神科護士警覺性需要提高,因為一些小事情很容易會牽動到病人的情緒,例如燈泡壞了、便祕等問題也會令病人的心情低落。我們亦需要靈活處理不同病人的情況,因為每一個病人和他們的病情都是獨特的,書本雖然有教導不同的處理方法,但現實中套用在病人身上是需要根據他們當時的狀況加以調整才能運用出來,不能「一本通書看到老」。作為精神科護士需要有樂觀的性格,被病人痛罵也能做到一笑置之。面對有強迫症的病人(例如不停飲水),我們要有較強硬的言行,阻止他們做出傷害自己身體的行為。我們亦需要有良好的溝通技巧,主動和病者和家人聯繫。

Kat: 面對眾多的精神病人,你會感到害怕嗎?

Natalie 也許我畢業後曾於觀察病房工作,見慣了精神病人,所以不害怕他們。初入職的時候我們都會接受預防工作間暴力的培訓,學習使用約束物品和逃生方法。其實很多精神病人都很怕事,部份病人身體和精神狀況都比較軟弱,甚至缺乏自我照顧的能力。病房裡沒有太多有暴力傾向的病人,有攻擊性的病人都會被制服於床上休息。故並非大家想像中般危險。

Kat: 男女精神病人有什麼分別?

Natalie: 根據非正式的統計,男病人患精神分裂症和躁狂抑鬱症較多;女病人患抑鬱症較多。我們亦會接收意圖自殺的病人,他們或許都有情緒問題,可一直沒有求醫,故沒有被診斷出來。

Kat: 作為護士,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到病人康復?

Natalie 我們會幫助病人認識他們所患的病和病情,協助他們依時服藥、覆診,以減少病徵帶來的影響和疾病復發。我們亦會作病人和家人的橋樑,幫助家人了解病者的病情,探討導致病人情緒不穩和發病的原因,盼家人能和病人一起解決深層次的問題和心結。我們亦會舉辦復康講座,幫助情緒穩定的病人重投社區。

Kat: 工作有感到無助的時刻嗎?有滿足感嗎?

Natalie: 有時候我們為病人做了很多事情,但他們不明白也不領情,甚至把我們當成害他們的壞人。我的紓緩方法是找朋友、同事和上司傾訴,向上帝祈禱,調整自己的心態,勉勵自己不要介懷。有時候聽到病人衷心的一句「多謝」,都已經很受安慰,很有滿足感。

Kat: 你認為向精神病人傳福音困難嗎?

Natalie: 向精神病人傳福音需要先評估他們的病情和是否抗拒。有些病人思想被宗教佔據了,有的終日求神拜佛,有的說自己是救世主,從神得到很多特異力量,我認為不太適宜向這些病人傳福音,不過,我曾見過有一位病人她發病前曾到過教會,入院後院牧時來探訪,送她一本聖經,她就決志信主了,還告知家人她不會做拜偶像的事情。其實向精神病人傳福音亦不是太困難的事。

Kat: 謝謝你的分享!願你在工作崗位繼續為神作鹽作光!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7年12月-2018年1月雙月刊: Concert in the Dark

前言: HKNCF 音樂事工部於本年8月份團契舉行一個屬於護士們的音樂會 ‘Concert in The Dark – To live o …

通訊
2017年12月-2018年1月雙月刊: 另類生涯規劃

這些年越來越多人談「生涯規劃」,由以往大學生畢業所涉及的事業規劃,伸延至中小學生的升學籌劃,無不關於對人生的規劃;更甚者,由生育計劃開始,香港人已經心 …

通訊
2017年10-11月雙月刊: 痲瘋復康村探訪

痳瘋病,對我們來說既熟悉又陌生,我們看聖經的時候會看到那些痳瘋病人是如何被排擠,如何被對待。在現今社會,特別在香港,因著我們從小就接種痳瘋的疫苗,要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