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噹……」 「嘟嘟… 嘟嘟……」 「咇咇…… 咇咇……」

每一個任職於深切治療部(ICU)的護士,總不會對以上ICU獨有的聲音感到陌生,或許部份同事在惡夢中也會聽過這些響聲。

每每被親友知悉在ICU任職的時候,他們都會面容變色,憂心的問道:「病人們是否都快要死的?」
深切治療部,顧名思義,醫護人員都會為所接收的重症病人提供嚴密的監察及全天候的高端治療及護理。部份規模較大的醫院設有數個深切治療部,包括初生嬰兒深切治療部、兒童及青少年深切治療部、成人深切治療部、心胸外科深切治療部及心臟深切治療部。

就筆者所任職的成人深切治療部而言,共有床位17張。醫護人員方面,共有2位顧問醫生、5位副顧問醫生、4位駐院醫生及每季度從其他部份調進來工作的4-5位駐院醫生。護士人手方面,共有15個護士長/資深護師及60多名護士。病人服務助理共有12人。可說是人材鼎盛、一呼百應。日間護士對病人的比例是1對1,晚間護士對病人的比例是1對2。

「收人啦!」護士長接過電話後就會大叫一聲,各同事都會迅速地走到空置病床(吉床)各就各位:有的預備呼吸機、有的預備動脈喉管、有的預備升血壓藥、有的預備病人病歷、標籤和文件…… 未幾醫生已護送病人已到達,眾人把病人從擔架床或病房的病床轉到ICU的病床後,主理護士就會聽交更,了解病人的情況、其他護士有的協助醫生插動脈靜脈喉管、有的把各類監察儀器接駁到病人身上、有的整理病人病歷和文件、有的替病人更衣及將隨身物品整理好…… 不消10分鐘,病人已安然的在病床上休息,眾護士都歸回自己的工作崗位繼續護理所屬的病人,這場面俗稱「鳥獸散」,體現了「人多好辦事」之高效率。

是否所有進入深切治療部的病人都快要死呢?根據調查,病情好轉,能離開深切治療部轉到普通病房的病人比率超過三分之二。深切治療部的「常客」包括完成大手術、發生敗血病或呼吸衰竭、心臟停頓後經搶救恢復心跳、嚴重創傷/燒傷、昏迷不省人事、產後大量出血、電解質嚴重失衡、多重器官衰竭等病人,可謂十分多元化。他們的生命都相當危險,需要全天候嚴密監控和特別藥物、醫療儀器維持正常的維生指數。由於ICU的治療較入侵性和高風險,對於一些病情相對上較末期或年齡較大、體質較差、沒有太大生還機會的病人,ICU醫生會權衡利害而決定是否把病人接收。

這裏護士需要「膽大心細」的素質。病人身上隨時有10條以上的喉管,接駁著不同醫療儀器;有的喉管如被意外拔出,病人可能會一命嗚呼!部份病人因病情嚴重、電解質失衡;長時間留在不分日夜的ICU或長時間使用鎮靜劑的緣故,患上不同程度的「ICU? 精神病」,小則手腳不斷掙扎,大則破口大罵,不認得親友,甚至對醫護人員使用暴力。

經驗和知識對於我們皆十分重要。ICU經常舉行講座、研討會,將最新的深切治療知識分享給眾員工。每一位同事都需要完成為期半年的深切治療專科課程連實習,學習如何處理不同病況的病人。資深的同事更要繼續供讀傷口及造口護理、血液透析、呼吸科、心臟科及碩士課程等,充實自己,以致能護理來自不同專科的重症病人。

另外,我們的自主程度相對較高,因為長時間1對1的護理病人,病人出現任何異常情況,我們都可以隨時致電醫生匯報,為病人做心電圖、替病人抽血作快速測試、加減抗制血壓的藥物或注射醫生早前已處方的藥物等。遇上病人出現心臟停頓或心室顫動的情況,護士更要快速替病人開展心肺復甦法、預備插喉物品及呼吸機、停止血液透析(如有)、預備強心藥及心臟藥品等。通常病人出現心臟停頓或心室顫動的情況前均有先兆,若護士能及早發現,通知醫生以作出相應治療,可大大減低出現嚴重併發症的可能性。

作為ICU護士,精神長期處於繃緊狀態,行動需要既快速又謹慎,晚間人手減半要照顧雙倍的病人,實在是體力和精神的考驗。日子有功,富經驗的護士面對任何險境,都可以冷靜鎮定處理,把持大局,發揮團體精神,將工作即時分配給各同事,使整個拯救過程進行得有條不紊。

你可以想像一下自己變成了ICU的病人嗎?口插著喉管呼吸,有口不能言;雙手被綁在床沿,睡在病床上動彈不得;身上有一個大傷口,疼痛無比;困在一個陌生環境中,家人不在身旁,只有陌生的醫護人員;病房裡未必有窗戶,不知道日與夜,又忘了自己已經躺了多久;忽然一群醫護人員趕至,為你身上再多插一條喉管;響鐘聲和醫護人員的交談聲此起彼落,難以入睡…… 每一個ICU的病人,都會感受過這些痛苦。ICU 護士務要將心比己,時刻和病人溝通,交待他的情況,告知他現在身處何況現在是什麼時間,將病人情況解釋給家人,以釋除大家的疑慮。

其實這裏有很好的機會向病人傳福音。遇上情況已漸趨好轉的病人,回顧這段艱苦的日子是如何一路走來、大病或意外過後人生下半場該怎樣走、人生的意義和價值觀是什麼等等,在時間許可的情況下都可以和病人一起探討。筆者早前照顧過一位囚犯,他因嚴重敗血病及急性腎衰竭進到ICU治療,曾使用過10多20倍的強心藥及血液透析,病情十分不樂觀。數天後,抗生藥和免疫球蛋白的藥力發揮,他的高燒漸退、血壓漸升、腎功能慢慢恢復,最後能脫離險境。筆者和另一位基督徒護士和他談天,傳福音,他欣然接受並決志。這是一幅很美麗的圖畫,我們深信天父不放棄任何生命,在ICU 有無數病人在死亡邊緣掙扎,ICU的醫護人員替他們注入力量去和死神搏鬥,天父掌管生死權,基督徒護士要抓緊機會向病人傳福音叫他們回轉信神,因下一刻他們或許已經不在世了。

ICU醫護人員因長期承受工作壓力,或許心理和健康都會出現問題。在此筆者希望讀者可以為我們祈禱,願天父可以保守他們,給他們力量去面對每一天的工作﹗

文:天璇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