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畢業後第一個工作的部門是急症室。因著我工作的醫院並不是聯網中的「龍頭大醫院」,急症室不算大,也不像「龍頭大醫院」經常接收到大型事故的傷病者,所以曾有一個同事稱這急症室是「小城醫院」中的急症室。我待在這裡的時間不長,還不足一年半,但感謝神,讓初出茅廬的我在這「小城醫院」中的急症室有點滴寶貴的體會和反思。

次緊急或非緊急的病人佔「小城醫院」急症室求診者的大多數。他們有時候會自覺病情危急,不滿輪候時間長,於是向護士吵吵鬧鬧。遇上這些情況,自己有時候都會感到氣憤,可是神讓我有一點的體會。記得在急症室工作的那段日子,我經常肚痛和頭痛得很厲害,有時真的難以忍受。

多點身體的不適令我多點明白病者身體不適時的痛苦,雖然只是非緊急病症,但也希望盡早獲得治療。因此,在面對吵鬧不耐煩的病人,我嘗試學習多一點的體諒,心平氣和地回答。聖經也是這樣教導我們的:「回答柔和,使怒消退;言語暴戾、觸動怒氣。」(箴 15:1)縱然未能改變輪候的時間,但也可以平和地安撫病者。急症室的護士除了要有智慧地按著病症的緩急輕重,適當地作出分流,有一份的體諒和同理心也是寶貴的。

至於為危病者急救的場面,在急症室裡當然是少不免的。經過一輪急救,有時候還是搶救無效。看多了這些情況,原來會容易變得麻木,漸漸地看死亡為一件平常事。直到有一次送來了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男子,神讓我有一點的反思。這男子在工作時意外跌入湖中遇溺,他經過一輪搶救後,仍是返魂無術。當我步出急救房,便聽到死者妻兒的哀哭聲。死者的孩子只有五、六歲,他一邊擦著眼淚,一邊低聲地哭著喊爸爸。那種哭聲即時讓我聯想起小孩在街上與爸爸失散了,哭著找爸爸的情景。可是,今次小孩再也不能和爸爸重聚了。有誰會預料到早上出門上班的一別,竟成了永遠的別離。

對於醫護人員來說,面對生死,有時真的習以為常,但其實每一個生命對於他們的家人來說都是很珍貴的。即或病者沒有家人或沒有愛他們的家人,不要忘記病者還有一位愛他們的神,同樣很珍愛每一個人的生命。這令我想到生命既然是有如此重要的價值,我們應當認定自己施救者的價值,盡忠於每一個搶救的過程。另外,曾有一個基督徒同事教導我要珍愛病人,即使病人昏迷了,他們仍有機會聽到聲音的,所以若然情況許可,請把握機會在病人耳邊跟他說點鼓勵的說話,甚至將寶貴的救恩告訴病人。試想想病者的家人可能仍未及或未能陪伴身旁,但因著我們護士的身份,我們可以陪著病者,而且這可能是病者人生的最後一段路。

在「小城醫院」的急症室工作的日子很短,確實我沒有震撼人心的經歷,但我珍惜神給我那點滴的體會和反思。

文:Hung

無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基督徒護士教師的心聲 – 序

林清博士 (編輯) 今天你們能成為護士,想必走過這樣的路: 從入讀護理課程開始(不論是經大學或護士學校),到獲取護士的執業資格,進而以 “護士”這個法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心存感謝、讚美——二十多年護理教育工作的反思!

文:錢惠堂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護理學院) 感謝主,也感到非常榮幸,有機會寫上這篇文章,反思過去二十多年的護理教育生活經歷。從一九九六年任教於醫院中的護 …

通訊
2018年04-05月雙月刊: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寄給護士學生及同業的一封信

文:李浩祥博士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 轉眼間從事護理與教學的工作已有三十多年。感謝香港基督教護士團契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與護士學生及同業分享我在護理及教 …